首页 泉州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泉州 城市名片

终于踏上了期待很久的泉州之旅(上)

鼎信萌宠    2019-04-02 15:55:11

不得不说,我们四个都是将事情拖到最后做的人。此谓拖延症患者。

从很久之前就说要去泉州旅行,却什么也没有开始准备,只是确定我们要去泉州鲤城区。直到放假的前一周才匆匆忙忙地去买车票,去找住的地方。非常幸运的是,没有票了,而且连很多民宿已经被订满了。

正打算两人两人分开买站票时,发现唐君的身份核验没通过,不能买,第一次买票就这样轰轰烈烈地失败了。把唐君的身份核验弄好后,再去买票,站票都没有了。破罐子破摔,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抢票系统了,至少给我出四张站票吧。

也许真的是上天眷顾,当晚就出了四张票,还是二等座的,运气还是挺好的。接着又去找民宿,来来回回地挑,幸好找到了一家环境挺不错的,价格公道的,这才不至于流落街头。

每去一个地方,我都习惯把这个地方周围的地方看一遍,大致了解一下方位。迫于压力(其余三人的懒惰),攻略还是我来做。

Day 1

高中时,就已经知道泉州这个地方,那时没想到自己会到这个地方,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泉州被列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先行区。

泉州最早的开发源于周秦时期,唐朝时为世界四大岸口之一,宋元时期为东方第一大港,其历史文化底蕴还是很深厚的;泉州也是闽南文化的源头,在鲤城区仍存在很多闽南文化的历史建筑;泉州作为对外开放的港口,不仅经济上对外交流频繁,宗教上也是十分繁荣的,因为单单在鲤城区内就有很多宗教建筑,而且这些建筑也是充满了历史感的。

到了车站,总有种感觉自己在准备回广东,因为方向是一样的,都是往南。

抵达泉州时,刚好睡醒,也只有我,在上车后就一直在昏睡。

走出泉州站时,看见一大群人齐齐地站在门口,几乎把出路都堵住了,都是出租车司机在招揽生意,我忽然觉得这座城市有点可怕,走过时不由得面色清冷,不去理会。找到了去目的地的车子,车上真的很拥挤,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个海浪型建筑,估计是泉州城的标志。可能是还在郊区,觉得有些荒芜。林君悠悠地说了一句:这里乡土气息很浓郁啊。哭笑不得就是了,我感觉还好,除了车站门口的人群。

车子大概开了十几分钟,入眼便是一排排红砖厝建筑,不由得有些期待接下来的行程了。

很快就下车了,跟着导航走进了小巷,没有什么人,莫名地感到了害怕,但林君和唐君还是胆子很大地往前走了,我就只顾着到处看,雨君和我因为看见一座破旧的很有历史味道的房子而停下来拍照,是红转厝的建筑吧,门前红澄色的砖墙围起一小院,大门是朱红色的镂空铁门,半间房子爬满了藤蔓,楼上有阳台,阳台的围栏是墨绿色的花瓶状石柱,顶层有一石牌状的,隐约看见是“陇西世胄”。

接着七拐八拐地,看见了朝天门,它是泉州古代七大城门之一,城楼是歇山式单檐木结构建筑,藤蔓更是爬满了城墙,青翠的绿色点缀着灰墙青瓦,朱红色的建筑古色古香。

白天的朝天门

夜晚的朝天门

放好行李后,这次的民宿还是挺干净舒适的,喜欢它绿色的窗帘,小小的,很温馨。旁边的房间是太空舱,看起来酷酷的。和在厦门那次相比,稍微逊色了点。老板是一对夫妇,有两个孩子,一个尚在襁褓,一个是六七岁漂亮的小女孩,给我们登记的是老板娘,有些不熟练的样子,拿着林君的身份证问林君的名字,我们不由得失笑。

楼梯口贴着泉州的简略景点地图,扶手楼梯挂着不同国家的小旗子,房间门口挂着短短的hello Kitty布帘,有点日式的风格。出来的时候,看见小女孩在白色方桌前认真地写作业。

我们的房间

隔壁的

太空舱

傍晚了,街上人还是很多。我发现一整条街两边的房子都是红砖厝建筑式的房子,飞檐翘角,非常漂亮,每家每户阳台都有花架盆栽,很是优雅。我觉得这些应该是统一修建的,有种商业化的感觉,毕竟楼下都是店铺,这里更是鲤城区的商业街东街,还好,也不至于像广州上下九那样人满为患,那样的商业化。走在街上,有一种悠闲散步的感觉,街上的人也大多是本地的居民。

他们的房子长这样儿,

喜欢阳台有花架的

走了很久,刚到来的兴奋和新奇充斥着大脑,这座城市一切的事物都令我们欣喜。随意地走着,也不知道去哪儿,可能是第一次四个人一起出来,难免有些不知所措,不同于在学校的环境,现下不知道要开启何种模式相处。慢慢地走着,走到了一个类似广场的地方,然后就开始了拍照模式,在别人看来,我们是多么地奇怪,像我们这样的游客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因为这儿不是景点区。

渐渐地入夜了,房檐上的灯光亮起来,我们走到了鲤城区著名景点:钟楼。其实也就是一个豪华版的红绿灯,纯白色的钟身,以它为区分点,是东街、西街、中山中路、北街的交汇点。这里很喧闹,和大多数的商业街一样,人群涌动,车流不息,纸醉金迷的繁华。

钟楼,就这样的

我们在钟楼旁边逗留着,想要拍一张合照留念,毕竟这种标志性的建筑还是到此一游的很好证明。无奈的是,无法找到很好的角度以及恰好的时机,也就没有拍了。雨君是把手机的生命都豁出去了,蹲在马路边上,把手机放地上,只为了取景,还要等没人、没车子经过的时候。

很不巧地把一对情侣拍进来了,还是俊男美女。估计交警叔叔都盯上我们了:这几个家伙怎么还在这里,还要不要过马路的?我们赶紧地拉走了沉迷拍照的雨君,换了个角度,其余拍到更好的照片。

我们选择往东街走去,因为第二天的行程才是西街。东街似乎没什么人,也没什么好看的,途径一家网红店“五条人糖水铺”,就进去尝尝。味道并没有很惊艳,价格小贵,炸牛奶外酥里软,很甜,配着糖水挺好的,但是雨君点的焦糖炖奶就和它不搭了,会腻。

吃完才留意到这家店格调很棒,绿墙为底,里墙上挂着一排舞狮子头,外墙上是一幅水墨画,应该是划船捕鱼人民的生活写照。其实,我总觉得整家店有点偏似广州的风格,虽然主打的是广式糖水和小吃,但却是诞生在厦门的。

因为实在没什么可以看的了,就骑车回民宿,想着早点休息,为第二天的行程养足精神。

到民宿后,林君说想去天台看看,我忽然想起厦门时的遗憾,就跟着上去了。老板在楼上用洗衣机洗衣服,见到我们便和我们打招呼。

天台有一个木制秋千,虽然有些旧,但还是令人心动的。老板家的楼层不高,再加上远离商业街,所以就看不到万家灯火的模样了,只见邻家隐在了黑夜中,月亮隐没在云间,昏暗无明,林君和一个大叔在聊天,都快要把自己老底给掀了,我恨不得抓住她走,好在她看到了我给她的信息,就开始了沉默。

最后大叔来洗衣机拿衣服,他说你们和男朋友一起来的吗?林君想说没有,被我笃定的一句话打断了:有啊,一起来的!林君默默地站在一旁,我和大叔聊了几句后,就拉着林君溜回房间了。

未完待续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