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州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广州 城市名片

很自豪,身上有广州基因

环球网    2019-03-28 08:11:08

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

2012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个人赛冠军、国家击剑队花剑教练员雷声

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附属眼科医院副院长、国家卫健委光明行国家级专家陈伟蓉

全国跳绳优秀教练员、最美羊城教师、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七星小学体育老师赖宣治

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兼概念与造型设计中心主任张帆

本土500强企业家、“花剑一哥”雷声、“网红”漫画家小林、无国界“光明大使”医生陈伟蓉……昨晚,在博鳌亚洲论坛广州故事会上,11组广州城市故事讲述者分享了他们在这座城市中的奋斗故事。活动后,所有讲述者都获颁“广州城市故事讲述者”荣誉称号。

文/广州日报特派博鳌全媒体记者申卉、黄蓉芳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沈亦霖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燕

“我们把业务重心全面转回广州,坚定地扎根广州。我们在广州的根扎得越深越实,我们才越有底气将产业开拓到全球各地,长成参天大树。”

——雪松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劲

扎根广州与城市“共生”

从1997年刚创业时投身房地产市场,参与建设了广州第一个纯别墅项目;到进入大宗商品供应链行业,成长为营收超过2600亿元的世界500强企业。这个向来低调、面向B端的企业在很多人眼里,被认为是个“天上掉下来”的世界500强。“其实我们所做的供应链有别于传统的贸易,贸易是点对点,供应链是在一个生产的链条上提供全面服务。2006年我们的铝出口排名已经是全国前20,但因为我们的客户是企业,所以老百姓不太清楚。”张劲说。

“要如何成长为世界500强企业?”在张劲看来,是因为雪松的成长深深地扎根于广州城市发展。他说,雪松的发展在2016年迎来巨大的新机遇。当时,广州有了直飞多伦多的航线,后来,广州又开通了凯恩斯、墨西哥的直飞航线,覆盖了“一带一路”沿线29个国家48个城市。同时,广州新开通的国际班轮航线越来越多,“广货”远渡重洋,近可到东亚,远可直达美洲。“广州在此时已经逐渐成为一个国内的交通枢纽,而雪松的主营业务是大宗商品供应链,基础就建立在发达的国际航空、航运枢纽之上,所以在2016年我们的销售收入达到1570亿元,有了巨大的飞跃。”

正是2016年城市变化给企业带来的动能,让张劲决定将雪松的产业向广州聚焦。“在广州的根扎得越实,我们才越有底气将我们的产业扩展到全球各地,长成参天大树。”这个决定也很快看到了成效。2017年,雪松依托广州的优良资源,仅在广州本土营收就突破1000亿元,全集团营收达到2210亿元,并且凭着这个成绩进入了世界500强。

如今的广州,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四座中心城市之一,也让张劲再次看到了新机遇。“这样的大广州必然孕育大市场,大市场一定会哺育出大企业。我们因此更有底气扎根广州、开拓全球。”他介绍,目前雪松在全球范围内拥有丰富的铁、铜、金等矿产资源,在大宗商品重要节点国家瑞士、新加坡、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地成立了分公司。“我们立志在广州打造全球顶尖综合性产业集团,成为‘中国的嘉能可’。”

“剑手强弱的对比,不仅仅在于剑,更多的在于心。从广州黄埔到世界赛场,二十多年来,我带着广州这座城市务实、拼搏的底蕴闯荡世界。它教会我,不畏强手,敢于亮剑。亮剑是永不言败的信心,是锲而不舍的执着,人生如逆旅,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2012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个人赛冠军、国家击剑队花剑教练员雷声

从“黄埔小伙”到“花剑一哥”

2012年,28岁的雷声在伦敦奥运会上大放异彩,夺得男子花剑个人赛冠军,这是中国第一枚奥运会男子花剑金牌,打破了欧洲人对该项目长达116年的垄断。如今已成为国家击剑队花剑教练员的他,在演讲中讲述了“花剑一哥”的炼成史。

“当我还在广州黄埔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广州市体校的击剑教练来班上选人,当问到有谁是左撇子时,全班只有我一人举手了,就这样,我走上了一条专业击剑运动员的道路。”雷声幽默的开场白立刻引来观众的会心大笑。

雷声说,从运动员雷声到教练员雷声,他经历了无数的国际大赛。“2012年伦敦奥运会,我拿到了中国击剑队历史上第一枚男子花剑个人金牌,当时的决赛画面,现在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

雷声回忆,当时他的对手是埃及的阿波尔卡西姆,那是一场很戏剧性的对局。“我从9比7领先到11比13落后,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因为一个有争议的判罚,我的情绪受到了影响,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比分已经落后了,这时候我申请了一次换剑,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说,再次上场后,他连打了两剑,追平了比分。“这时候我感觉到对方的心理产生了微妙变化,从未主动向我发动进攻的他,开始向我发动进攻了,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抓住对方进攻的破绽,连打两剑反击,拿下了比赛,实现了自己多年的梦想。”

雷声说,如今,作为一名国家队的教练员,他的心情同样也会因为队员比赛的输赢而起起伏伏,“困难和挑战是一样的”。在去年雅加达亚运会上,他率领的年轻队员在个人赛和团体赛中都因为一剑之差而屈居亚军。“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仿佛自己置身于赛场之上。”他说,“成败往往就在毫厘之间,年轻就要为此付出更多的代价。剑手强弱的对比,不仅仅在于剑,更多的在于心。”

雷声说,从广州黄埔到世界赛场,二十多年来,他带着广州这座城市务实、拼搏的底蕴闯荡世界。“它教会我,不畏强手,敢于亮剑。亮剑是永不言败的信心,是锲而不舍的执着,人生如逆旅,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从医30多年,我始终恪守着‘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人生格言,践行着一名合格医者的社会责任和担当。我爱广州,我为自己身上流淌着‘以人为本、海纳百川、同心协力、开拓创新、和谐共享’的广州文化基因而自信、自豪。”

——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附属眼科医院副院长、国家卫健委光明行国家级专家陈伟蓉

六年十赴八国医疗援外

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附属眼科医院副院长、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委员、国家卫健委光明行国家级专家陈伟蓉在业界以拥有“最快的刀”和“最柔的心”而著称。看门诊、做手术、教学、科研、防盲、义诊、医疗援外……她的每一天的工作量都是超负荷的。

“大屏幕上的珠江,是广州的母亲河,矗立在珠江之滨的这所名校——中山大学就是我的母校。”陈伟蓉在演讲开头深情地讲述了广州这座城市对她的影响。她说,是广州这块土地滋养她成为一名眼科专家。“我爱广州,我为自己身上流淌着的广州文化基因而自信、自豪。”

陈伟蓉说,她一直有一个梦想,像无国界医生一样,带着手术刀,为这个世界上受黑暗折磨的人带来光明。这个仗“刀”走天涯的梦想在她将近50岁时终于有机会实现了,她成了援外医疗队的一员。

六年来,陈伟蓉沿着“一带一路”的轨迹,先后10次漂洋过海,足迹遍及8个国家,行程约2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5圈”。她和她的团队多次治愈被发达国家医生认为不能治疗的患者,被当地医生惊呼“奇迹”,患者们也常常赞誉她是“上帝派来的光明女神”。

陈伟蓉讲述了去年11月她在塞内加尔与9岁小姑娘Fatou Sow的医患情缘。小Fatou因患有先天性白内障,从出生开始就失去光明,小Fatou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她自小跟奶奶相依为命。奶奶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小孙女见到光明,跟其他孩子一样去上学。

陈伟蓉说,因为Fatou才9岁,实施手术需要全身麻醉,短期医疗队一般不开展这种难度太大的白内障手术。可是,孩子那张由于长期失明而忧郁的小脸,让陈伟蓉和医疗队的同事下定决心,即使再困难,也要帮她重见光明。手术成功了。小Fatou睁开双眼,惊喜地轻呼道:“这个世界原来是这么明亮!这么美!”

这声惊呼让陈伟蓉“心都融化了”。“我看见她第一次露出了笑脸,我也兴奋地牵起她的小手,走出诊室,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跟她一起感受这美好的五彩缤纷的世界。”她说,如今的Fatou已经圆了上学梦。

陈伟蓉说,从医30多年,她始终恪守着“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人生格言,践行着一名合格医者的社会责任和担当。

“回想自己的初心,没有想过能带着大家去拿世界冠军,只是单纯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锻炼身体,都能快乐地成长。但后来的成绩,恰恰印证了那句‘少年强则国强’,看着孩子们跳出‘中国速度’,跳上世界舞台,我感到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全国跳绳优秀教练员、最美羊城教师、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七星小学体育老师赖宣治

小小跳绳创造“中国速度”

每秒7.5次的跳绳速度,几乎达到人类极限,就算双眼直盯着脚下,也几乎看不见绳子的踪影——这就是来自花都一所乡村小学体育教师赖宣治带领学生们在世界跳绳锦标赛上创造的“旋风脚速”,被誉为“中国速度”。

赖宣治,用一根小小的跳绳,缩短了山村孩子与世界的距离,把他的孩子们从乡村小操场,带到了世界大舞台;也是这根跳绳,让他远赴巴拿马支教,在大洋彼岸又收获了一群“洋学生”,如今,也是这根跳绳把他带到了博鳌故事会现场。

而这惊人的速度的背后,是赖宣治付出的大量心血。赖宣治说,刚到学校时,他尝试过很多项目,像篮球、田径、象棋等,但是毫无进展。“农村学校经费没有、场地没有、器材也没有,怎么办呢?我那个时候天天想,有没有一个好项目适合我发展呢?”

于是,他决定选择对器材、场地都要求较小的跳绳。虽然大学的专业是篮球,对跳绳一窍不通,但他还是有信心,只要肯下苦功,一定可以做到。于是,从那时起,他每天一下班就到网上找资料、看视频,至少看了2000多部有关跳绳的视频,天天跟孩子一起训练研究,终于找到了半蹲跳这一新式跳法。但是他又遇到缺少绳子的问题。“我想方设法把学校废弃的电线,还有摩托车修理点的刹车线收集起来自己动手做绳子,就这样我一步一个脚印走来,我们从南宁、大连、马来西亚、阿联酋、迪拜一路捧着冠军的脚步前行,学校培育出来24名跳绳冠军,打破十多项世界跳绳纪录。”他还在花样跳绳中融入体操、舞蹈、武术等元素,招式达到100多种。

如今,这群师生们的励志故事也被改编为电影《点点星光》,目前电影已拍摄完毕。赖宣治和学生们在这部电影中本色出演,只有一小部分角色是由专业演员来演。首次“触电”的赖宣治笑言“这比教跳绳还累”,但他坦言,看到拍出来的成果,觉得“真的非常感动”。“一个偏远小学可以取得如此成绩,和大家的奋斗是分不开的。”

今年7月,他将再次带领16个学生参加在挪威举行的跳绳世锦赛,目前正在紧张备战中。不过,身经百战的赖宣治已经是游刃有余。他淡定地说:“能不能破纪录,就要看孩子们的发挥了,但拿冠军没问题,我很有信心。” 言辞之间透出对学生们的自豪。

“在异国奋斗了八年之后,我开始问自己:下一个目标在哪里?什么时候我可以为中国品牌设计出国际一流的好车呢? 2011年,经过慎重考虑后,我放弃了在奔驰的终身设计师职位,回到中国,加入广汽。”

——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兼概念与造型设计中心主任张帆

离开奔驰回国造国产车

曾任奔驰德国设计本部终身设计师的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兼概念与造型设计中心主任张帆,为打造中国人自己的汽车品牌而加入广汽,他和他的团队设计了广汽传祺几乎所有的明星车型。他在演讲中分享了他与团队的成长故事。

“我的汽车职业生涯是从德国戴姆勒汽车公司开始的,在那里我度过了成长阶段中最重要的八年时光。”张帆用回忆在奔驰的八年时光开场。他说,在那八年里,他参与了奔驰品牌多款量产与概念车型的设计工作,其中,由他作为外造型主设计师的Concept A-Class概念车在2011年上海国际车展的全球首发,让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德国品牌留下了中国设计师的印迹。

“然而,在异国奋斗了八年之后,我开始问自己:下一个目标在哪里?什么时候我可以为中国品牌设计出国际一流的好车呢?”张帆说,2011年,经过慎重考虑,他放弃了在奔驰的终身设计师职位,回到中国加入广汽。事实证明,这条路并不轻松。从德国到广州,从奔驰到广汽,这不仅是空间地域的差别:国内的工作条件、设计团队的水平和国际公司存在着巨大差距。

“但是,广汽人认真踏实的实干精神和‘要做出让中国人骄傲的自主品牌’的这种劲头,深深地感染了我。”张帆深有感触地说,八年来,他们的设计团队从二十几人发展为一支300余人、包含16个细分专业领域、布局两国的国际化正向研发队伍。“通过团队建设、体系建设和能力建设三个维度的提升,我们掌握了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设计实力。”

而且,他们还在上海和美国洛杉矶分别建立了前瞻设计中心,与广州共同组成广汽设计三大阵营,共同推进全球化设计的创新步伐。

张帆介绍,他和他的团队每年都承接集团的项目超过20个,这其中,除了自主品牌的研发,还为合资品牌的设计需求提供帮助。在这些作品中,紧凑型SUV GS4自2015年面世至今累计销量破百万,创造超过一千亿元的营业收入;大七座SUV GS8树立了中国自主车型设计的最高水平标杆。

“身处广州,我感受到随着大湾区建设的深入推进,将给广州汽车工业与汽车设计带来新的契机与发展。”他说,我们将站在更高的平台上参与国际化竞争。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