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州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广州 城市名片

广州城战役丨第二次鸦片战争最初交锋

寻历研史    2019-03-28 09:55:57

前奏

1856年10月8日早晨8时,4名中国官员和60名士兵突然登上了一艘停泊在广州城外的三桅帆船。他们以搜捕海盗为由,拘留了12名船员。与此同时,英国国旗也被扯下。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要求广州当局书面道歉,释放所有被捕船员。后者则不以为然。

双方争论的焦点是这艘名叫“亚罗号”的船只是否受英国保护。钦差大臣叶名琛认为此事与外国毫不相干,而巴夏礼则认为虽然“亚罗号”在香港的登记刚刚过期(这一点叶名琛并不知情),但是根据香港一条“如果过期发生在船只出海期间,登记仍然有效直至其返回香港”的法令,该船仍受英国保护。之后,交涉的权力被转移到英国舰队司令手中,他要求迅速与叶名琛会晤。

于是,叶名琛的决定变得至关重要。

开战

不出意料,这位以残暴闻名于敌人的总督拒绝道歉,粗暴的派人把那些船员用铁链锁着押到英国领事馆,而不是按英国人要求将他们送回船上。在下达最后通牒之后,英国舰队攻占了珠江上的多个要塞(包括虎门炮台)毁掉了数百门大炮,在这一系列战斗中,英军有二十多人伤亡。而广州当局悬赏英国人的首级,一座被英军称作“法国炮台”的炮台的守军抵抗十分激烈,不断发炮还击,清军甚至放出火筏子试图烧毁船只,但是这些还阻挡不了英军的坚船利炮。

10月28日,对广州城的炮击引发大火,将城里不少地区夷为平地。

第二天10点钟,英国人与清朝官员会晤,以武力要挟要求与叶名琛见面,在没有得到回应后,便准备好“破墙而入”。

2点40,英军登上城墙缺口处,以排枪向清军开火,而清军打死了对方一名海军陆战队队员,打伤六人。

3点40,英军冲向总督衙门,却没有看到叶名琛的身影。舰队司令仅仅在屋里转了一圈就离开了。

由于兵力不足,英军暂时退出广州以等待援军。于是一些炮台又被清军夺回。

叶名琛发布的告示

两广总督叶名琛告诉军民。自上任以来,我一直对尔等百姓心存感激。尔等待我如父母,我也视尔等为子女。四年前,几十万叛匪鼓噪暴动,尔等万众一心,奋力抵抗,功绩卓著,终将叛匪赶尽杀绝。直至现在,尔等代表大清帝国,显示出了胆略和勇气。如今夷匪滋扰,侵犯天朝,毁坏要塞,焚烧商店,向全城开战。为此我五内俱焚,尔等也无不义愤填膺。现在我收到了圣上的谕令:“坚守苦战,不惜代价,封锁江海,斩尽杀绝。”尔等须同心报国,尽兵勇之力。

最初的战斗落下帷幕,但是中英双方都没有闲着,舆论上,英国在极力贬斥对方的出尔反尔,而叶名琛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巴麦尊费了很大功夫才使议会同意了对华政策,组织了远征军。而在叶名琛方面,他发动间谍战,派许多探子潜入香港,对香港宣布禁运。于是投毒与偷袭,劫持和暗杀行动让许多英军不寒而栗。英军的日常任务就变成了巡逻和剿灭海盗船。叶名琛在得知印度反英大起义和英军在俄国的失败(很明显是情报错误)后,乐观地认为英国根本没有能力再次发动战争。

与此同时,法国因“马神甫”事件加入英国的远征军,美俄两国则派出了代表。战争的天平开始倾斜。

1857年10月,额尔金率援军到达香港,由于对叶名琛的顾忌和为了与法军达成协调,直至12月英法联军才开始行动。在叶名琛拒绝谈判后,一艘艘战舰便驶出港口。就像是一位英国通讯员所言:但中国人的顽固不化使他们不易降服,让我们给这个难以驾驭的民族一个能被他们永远尊重和绝不会忘怀的教训!

谢幕

迷信巫术,因此被告知英军会自动离开的叶名琛并没有做很多努力去保卫广州城,加上国内起义四起,缺粮缺饷更是雪上加霜。

12月28日,叶名琛知道天亮后会发生什么。炮击在第一缕曙光后开始了,炮舰沿江而下赶往登陆地点,随后,在林则徐要塞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在英军先进的恩菲尔德步枪面前,清军炮手仍然在顽强开火。英军组织突击队进攻,在一轮轮排枪下,清军被迫撤向另一个要塞。英军便紧随其后占领了一座寺庙,并以此为攻破城墙的据点,清军则利用火炮不断轰击寺庙。

12月28日,叶名琛知道天亮后会发生什么。炮击在第一缕曙光后开始了,炮舰沿江而下赶往登陆地点,随后,在林则徐要塞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在英军先进的恩菲尔德步枪面前,清军炮手仍然在顽强开火。英军组织突击队进攻,在一轮轮排枪下,清军被迫撤向另一个要塞。英军便紧随其后占领了一座寺庙,并以此为攻破城墙的据点,清军则利用火炮不断轰击寺庙。

炮火似乎要撕裂夜幕,凛冽的东北风将火舌卷起吞噬着一栋栋房屋,这样的情景持续了一个晚上。清军散兵挥舞着旗帜,使用了火炮和火箭,在凌晨与英军水兵旅交战,使后者伤亡3人。

12月29日9点钟,炮声逐渐平息,但这并不代表着结束,而是真正的开始。一个小时前,水兵旅被要求集合,准备发动总攻。一队清军从侧面向对方发射火铳和火箭,而要塞和广州城也在另一侧向英军开炮,对英军造成了伤亡。英法联军背着云梯冲向城墙,然后一起沿着城墙向前推进。清军击伤了几名军官,但在一小时后,联军控制了广州城所有制高点。八旗兵拿着弓箭与对方交战,在刺刀下又逃回了城里。下午2点至3点,战斗终止,要塞也被英法联军占领。

1月5日,拒绝逃走的叶名琛被俘虏,在被捕时,他显得十分冷静,当他被告知要被关押到军舰上时,他说:“我好久没见过英国军舰了,很高兴能重新认识一条英国军舰。”。

1月9日,柏贵被带回担任巡抚,与英法总局共治广州,这便是西方殖民者在中国的第一个傀儡政权。

4月1日,联军北上,战火蔓延至北方。

他(叶名琛)是一个颇有心计的政治家,深处两难境地的他便采取了袖手旁观的姿态,同时板起一副对洋人冷淡傲慢且极度蔑视的面孔。在私下里,他却指望这些唯利是图的蛮夷不会以牺牲商务为代价而延长这种动荡局势,最终他的迷信和失算代价是被俘流放和客死他乡。 ——徐中约《中国近代史》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