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石柱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石柱 城市名片

(重庆)龚雪瑞:蔾蒿情

北方写作    2019-04-01 14:34:08

蔾蒿情

(重庆)龚雪瑞

前几天,远在湖南老家的外甥女霞儿问我:四舅妈,想不想吃藜蒿啊?我说:当然想了,好几年没吃过了,欠着呢。于是,霞儿通过顺丰快递了好几斤给我。今天配腊肉炒了,美美地吃了一顿,真是爽歪歪呀!

藜蒿:又名萎蒿,芦蒿,柳蒿,菊科蒿,属野生草本植物,可人工栽培,主要生长在鄱阳湖及长江流域。黎蒿具有祛风湿,健脾胃,化痰,促消化,提高人体免疫功能,是天然的美容护肤品以及医疗保健品的重要原材料,具有医疗保健功效并含有丰富的芳香油。嫩茎凉拌或炒食,清爽可口,营养丰富,风味独特!藜蒿炒腊肉更是大多数人青睐的美味佳肴。

藜蒿是一种生长在江河湖水边的野菜。每年的二三月份,是它最为鲜香脆嫩的时候,人们三五成群,结伴而行,乘一艘小船,横渡三江口,到芦苇荡里采摘藜蒿。家姐最是勤劳,每年的正月,她便邀上几个堂客,渡江到对面柴山打藜蒿。芦苇荡里成片成片的藜蒿,根本用不着寻找,只用镰刀割来,去掉叶子和老根,和着腊肉烹炒出锅,端上饭桌便被抢吃得一点不剩。

藜蒿开始只是鄱阳湖里的水草,后来到了南昌人的桌上,就被吃出名道来了。有首南昌方言的歌曲《藜蒿炒腊肉》,里面有句歌词是:“鄱阳湖里咯几根子草,南昌人饭桌上变成了宝。”真正被端上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相传朱元璋跟陈友谅打仗的时候,粮草殆尽,仅剩下一点腊肉。有一天火头军在鄱阳湖里洗东西的时候,看见湖里的水草长得不错,掐了一下,还挺嫩的,于是就摘了一些,拿回去跟腊肉配合在一起炒,朱元璋吃完大喜,说这是一道令人垂涎的美味佳肴,赞不绝口。的确,藜蒿那特有的清香加上腊肉的熏香,吃起来真是美味无比。朱元璋的部下就这样解决了短期的粮草,因此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朱元璋称帝后,他一直对藜蒿念念不忘,四处寻访打探,最后下面的官吏就把藜蒿做为贡品,从此藜蒿炒腊肉进入了御宴。虽是野史,也可见藜蒿惹人喜爱!现在,在鄱阳湖及长江流域一带,腊肉炒藜蒿是老百姓餐桌上待客的必备佳肴。

离开湖南快5年了,几年来,一想起腊肉炒黎蒿的美味,就忍不住想品尝这熟悉的味道。其实,我不仅仅是想品尝这熟悉味道,而是把多少浓郁的思念之情寄予了其中……

外甥女总是惦记着给我寄藜蒿,我也一直以嫌麻烦而婉拒。现在再也无法抗拒腊肉炒藜蒿的清香,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品尝到了这平凡而熟悉的美味佳肴。之前,每次往返湖南,是为了祭奠逝去的亲人,每一次都是来去匆匆,从而无暇顾及。每一次都有种深深的眷恋萦绕心间,就像平原上的袅袅炊烟,被风扯着绵延不绝,眼眶中总是盛满苦涩的泪水。每一次惜别家人,一步一回头地踏上返程,看着熟悉的老屋渐渐变得模糊,消失不见。每当深夜月明时,就会想起蒙难的夫君,想起那充满回忆的小屋,想起我和孩子们在小屋里渡过的那些破碎的日子,犹如冬日里母亲在炕灶里点燃的白色的昏暗的火焰,在我的心中燃烧着。这淡淡的思念是那样温暖,那样亲切,又是那样的痛彻心扉。屋外狂风无情地吹着,暴雨在窗外撕扯成了一道雨帘,我瑟缩在床的一角,感到无数的寒冷在包围着我,泪水溢满了眼眶,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我多想拥入你温暖的怀抱,但是我不能,这一切只是梦想与虚设,我只能把感情收拾起来。窗外,雨依旧飘飘洒洒地下着,落在书中,落在心里……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这是清朝诗人纳兰性德的一首《长相思》。为了儿女的前途,我带着他们离开了伤心地,离开了往日温馨的小屋。虽是回到了娘家,心却没有梄息的地方,走到哪里

都觉得是流浪。风慢慢地吹着树叶,雨轻轻地为花儿们沐浴,此时的我是多么渴望回到湖南的家乡。

品着亲人寄来的藜蒿,思绪万千,心中升起无限感激,感谢外甥女霞儿千里之外寄来藜蒿,聊解我思念之苦。

我吃的是香香的藜嵩,品的却是浓浓的亲情!

作者简介

龚雪瑞,网名弯儿,自幼喜好文学、书法、音乐等,习惯有感而发,自娱自乐,活出自我,享受人生!

欢迎关注和支持北方写作平台,本平台长期向你征稿。我们不限体裁、不设框架。你手写你心,你笔抒你情。只要你文字优美、句子流畅、思想独立,我们都会为你点赞,为你欢呼。 来吧,让我们为新时代唱响赞歌!投稿到邮箱zuopinjieshouyong@163.com 平台为您的才情折服,为我们的维斯文字之美惊呼~

繁荣文化,描绘新时代。本平台为广大喜爱阅读,执着写作的文朋诗友提供学习交流平台,欢迎关注和来稿。投稿邮箱:zuopinjieshouyong@163.com。接受消息、通讯、散文和诗歌等优秀原创作品。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