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奉节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奉节 城市名片

我是老重庆,跟你摆摆我眼里的重庆城,它有最地道的重庆味

蓝田摄世界    2019-03-28 23:23:43

说到重庆,这是我土生土长的地方,如果要摆重庆的故事,真的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很多外地人对重庆话感兴趣,觉得重庆话好听。不过说真的,重庆话确实有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比如说,鞋子称为“HAI子”,乍一听还以为是称呼孩子,称呼说话为“开腔”,说人厉害为“日白”,说不骗人称为“儿豁”,重庆男人统一都喊为“重庆崽儿”,而更地道点就直接喊“男娃儿”,那重庆女人就是标准的“重庆妹儿”,再土一点的话就是“女娃儿”,没错,小到几岁到几十岁,都是这么称呼的。而重庆人划拳也很好耍,每个对应的数字都有一句话:(一)个都跑不脱,二天来耍,山(三)城妹儿乖,四季要发财,舞(五)都跳不来,流(六)到你胃头,七星岗闹鬼,八匹马儿跑,酒(九)是一包药,全(十)都该你喝,等等等等。

重庆人热情似火,一点都不排外,不管你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看到了认识了,都是勾肩搭背热情得很,绝对不会摆一张臭脸对人。可能重庆人唯一喜欢怼的人就是成都人了,或许是因为重庆人觉得成都男娃儿说话特别嗲,特别黏,但是,又特别喜欢成都妹儿说话的温柔劲儿,再加上直辖前老是觉得不对盘,所以直辖后的重庆人,对问及是不是四川人时,都会大声回答:“我们是重庆的!”不过,好像现在川渝两地发生的矛盾少多了,大家都在努力进步中,怼是解决不到任何问题的。还有重庆棒棒,也是重庆一块大名片,不过现在重庆棒棒数量急剧减少,目前只能在一些老社区才能看到了,两路口健康路上面点,还有一些,不过现在的棒棒完全不是以前那种所谓的很干瘦的力夫,他们看上去都很红光满面。

而热情似火的重庆人,对重庆美食也是有一套独特的认知。除了全世界都打响了的火锅外,还有一系列的重庆小面,比如有杂酱面,豌杂面,牛肉面,还有酸辣粉等,说起都要流口水的感觉。这些小面的作料多达几十种,榨菜颗颗、芽菜颗颗、花生颗颗、蒜泥、姜末、芝麻酱、油辣子海椒、花椒面、葱花、猪油、菜油、香油等等,而且各种作料都是有固定的牌子或做法,务求达到最佳的香、辣、麻,而且一定要用水面,就是手工制的碱面,这些加在一起,才能做成一碗有灵魂有味道的重庆小面。包括酸辣粉也一样,也是各种调料加在一起,最后再加上点醋,瞬间,麻辣鲜香酸,就能刺激的你口水直流。要是问我哪些店的小面好吃有特色,我绝对不会说网上推荐的那些知名的某小面店名,我只悄悄告诉你,去家属区去居民区,吃那些每天早上人满为患的小摊摊,那些才是真的重庆小面。包括重庆老火锅也一样,就是每天晚上去找重庆的那些咔咔角角,看到哪里打光膀子喝啤酒吹垮垮的人最多,那家老火锅或者串串就好吃,这绝对是老重庆的经验之谈。

重庆的景点,磁器口可以去,但是不用逛太久,走个小圈,看看码头,再拐个弯去演川剧那个茶馆坐一坐,看看里面的川剧,变脸和川江号子都有,还有搞笑的节目和画得很乖的女演员,反正你去了不会后悔,价格是20元一杯茶,越靠前价格越贵。磁器口以前的毛血旺很好吃,好久没去吃了,也不晓得变没有变。

还有黄角坪的老美院校区也可以去转转,校园里面有很多文化气息,外面那条主街也是画得五颜六色像万花筒一样乖,再去吃个美院旁边的胡记蹄花,哎哟,那才是真的好吃啊。蹄花又耙又糯,汤汁又浓又白,还粘嘴巴,再配上油辣子蘸碟,或者再来碗豆花解腻,你才晓得生活是多么美好。下午去一旁的交通茶馆坐上一坐,感受下正宗老重庆的茶馆文化,看看那些老重庆男娃儿们在里面甩开膀子扯开嗓子打牌下棋的豪放,你才觉得你没白来一趟重庆,而且里面一杯茶就几元十元的,还算便宜。不过不要扭到某一桌老男娃儿拍照,要遭吼,哈哈。

看夜景,虽然说南山一棵树好看,但是架不住每天的游人如织啊,就算你去了,也不见得看得很爽,可能看到的就是人头。再说了,重庆天气经常都是雾气笼罩的,不透亮的天气是看不到漂亮夜景的。去个南山一棵树,回来非常不好坐公交车,只能打车,还要看运气,人多要等了又等。还有那个洪崖洞看夜景,说真的,要不得,人太多了,多得行走都成问题,更不要说出来坐车了,撒子车都坐不到,每天晚上全部堵死。真的还不如坐个轻轨玩,2号线最适合,从较场口坐到杨家坪就可以了,沿途又能看璀璨的江景,还能在李子坝站穿个楼,穿越在万家灯火中别有一番趣味,而且只要3元钱,价廉又物美,你没看够,那就再坐回去,多坐几次也花不到几个钱,还有位置,一点都不累。

还有种方式,就是坐个出租车,喊司机带你兜风一圈,路线你自己订,可以从朝天门坐到较场口再到下半城,接着到菜园坝逛一圈,最后到大礼堂免费欣赏夜景,还可以到江北那边去逛一圈,看看晚上九街的风流霓虹。逛累了,你再看到哪里夜宵人多,就下车去品尝一下,重庆夜宵生意好的地方太多太多了,烧烤、串串、冷淡杯,随便选。

好了,今天就这么讲个大概,有需要咨询的可以留言哈,我一定知无不答,欢迎大家来重庆玩!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