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山区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金山区 城市名片

醉汉误入邻居家中卧室酣睡,主人失手将其打成重伤,检察院:正当防卫

上观新闻    2019-04-24 13:00:28

醉汉酒后误闯入他人住宅酣睡,主人察看时不慎将其打成重伤,其行为应该怎么认定?近日,上海市检察院官方微信“上海检察”发布了这样一则案例,最终,检察机关认定主人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构成犯罪。

醉汉用自家钥匙进了邻居门被打成重伤

2018年10月29日21时许,马某与其女儿在家中二楼其女儿房间聊天时,听见家中有异响,随即进行查找。在寻至女儿卧室隔壁一卧室时,借助走道内的灯光,二人依稀看见一个人影蹲在该卧室的角落里,马某随即将其女儿拉至身后,冲上去徒手击打该人,并将其按倒在地。

待其女儿开灯后,马某发现该人竟是同村村民何某。马某将何某带至一楼询问为何跑到自家,何某称,他醉酒后误以为该处是自己家,所以用自家钥匙打开房门后上到二楼休息,马某随即将其送回家中。

事发第三天的早晨,被打的何某因感到身体不适被送至医院治疗,经鉴定构成重伤。后经侦查实验核实,何某的钥匙确实能打开马家的门锁。

算不算正当防卫?案件承办机关内部出现分歧

马某的行为该如何认定,在承办机关内部也有多种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马某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原因在于,当时何某已酒醉昏睡,在马某实施防卫行为时,何某并无其他攻击性的不法侵害行为,马某完全可以采取其他更为和缓的防卫措施,如报警、单纯制服等。马某明知击打何某,会造成其身体伤害,仍实施,故马某具有伤害的故意。根据刑法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负刑事责任,马某应当负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

另一种意见认为,马某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应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该意见也认为马某的防卫行为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但认为马某只采取了徒手击打并制服的手段,根据常理,短暂的徒手击打,很难造成他人重伤的结果,故马某并非当然的认识到重伤结果的发生。

还有一种意见则认为,马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且不是“防卫过当”,不应负刑事责任。何某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他人家中卧室属于不法侵害,其所处位置就在嫌疑人女儿房间隔壁,马某有理由认为被害人对其造成了明显、紧迫的现实威胁,其为保护家人安全徒手击打并制服被害人,是正当防卫,且未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不应负刑事责任。

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在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时认为,犯罪嫌疑人马某故意伤害他人致其重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检察机关决定不批捕:不应对防卫者有苛刻要求

青浦区检察院检委会经审议认为,本案中马某虽然有致伤他人身体的行为,但其在特定的环境下出于制服“歹徒”的目的,徒手击打被害人属于正当防卫,且未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依法不构成犯罪,故对其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检察官认为,何某酒后非法侵入马某住宅并夜宿于卧室,已然侵害了马某住宅安宁的法益,属于不法侵害。住宅作为家的具象,对社会人的意义不容置疑,这也是刑法将其作为非法侵入住宅罪保护对象的意义,以及刑法严厉打击“入户”犯罪的原因。马某防卫的对象是已非法侵入其住宅的人,这个人因为什么原因、以何种方式侵入,与马某的防卫无关。况且,何某醉卧的隔壁就是马某女儿卧室,在当时的情况下根本无法要求马某详细调查何某来历,更无法要求马某准确预测或者冒险一试何某会否实施其他侵害,将其制服后驱逐出家门才是绝大多数人正常的选择,而徒手击打是绝大多数制服行动中必然要伴随的动作。

同时,马某的行为并未明显超过必要限度。虽然何某重伤,但不能因为防卫行为造成的后果比较严重,就认定其必然超过必要限度。马某在击打并制服何某过程中,始终是赤手空拳,且打击时间较短、打击强度不高,当发现是与其同村的何某后便马上停手。从目的看,马某击打的目的就是为了制服,击打与制服都未超出保护自己住宅安宁的正当意图。

对于马某是否属于防卫过当,检察机关认为,马某对何某重伤的结果无预见可能性,不存在防卫过当的可能。马某与何某不仅宿无恩怨,彼此关系还挺好,故难以想象马某会积极追求或放任何某重伤结果的发生。事发后,马某在未发现何某有伤的情况下,受何某恳求未报警且原谅了其非法侵入自己家中的行为并将其送回家中,就连何某自己也是在第三日早上才发现身体有恙。双方当事人都不能第一时间意识到马某的击打行为可能会造成严重伤势,又如何能强求行为人在行为当时的紧迫情况下精准预测行为后果呢?

检察机关指出,将马某的行为认定为正当防卫,符合正当防卫制度设计的初衷。作为“以正对不正”的制度设计,正当防卫不应对防卫者有苛刻要求。要求防卫者在仓促、紧张的情形下,准确判断侵害强度,理性选择防卫手段,精确计算防卫结果,这既不符合常理常情,也不符合新时代司法理念,正当防卫制度应设身处地为行为人着想,允许公民通过合理合法的行为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

对于该不捕决定,公安机关和何某均无异议。

栏目主编:简工博

本文作者:王闲乐

文字编辑:简工博

题图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雍凯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