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运城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运城 城市名片

深扒|爵士队的黑人球员在盐湖城的真实生活

凤凰体育    2019-03-21 21:26:13

作者:MARC J. SPEARS

译者:蓦然雪化

译注:本文作于2017年3月 因此部分细节可能和今天有所差别

时值1980年,犹他爵士的后卫达雷尔-格里菲斯在盐湖城罕见地看见一个黑人在给车加油,他觉得有必要上前和那位“兄弟”聊上几句。

当时的格里菲斯还是个新秀,在来到盐湖城后他能经常遇到的黑人只有他的爵士队友——那时盐湖城的黑人比例是1.5%。格里菲斯希望那个在加油的兄弟能指点他作为黑人怎么在盐湖城生活,然而他的美好愿望最终却像一记错失的上篮般幻灭。

“我到汽车旅馆旁边的加油站商店买了杯饮料,然后我看到这家伙停下了他那辆黑色凯迪拉克塞维利亚。”格里菲斯如此告诉《Undefeated》杂志,“我走上去问他盐湖城的黑人聚集区在哪:‘嘿,我刚到这儿为爵士队打球,我想知道咱的同胞们都在哪呢?’他说:‘兄弟,我只是刚下高速加个油,我来自加州,祝你好运吧。’”

在所有NBA球队中,两届西部总冠军爵士的主场——盐湖城似乎是最不利于非裔美籍球员的球市。

盐湖城的人口一直以白人为主,截至2016年,这座城市的人口中75%是白人、2%是黑人。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统计,犹他州在2010年的时候黑人比例仅有1.6%。虽然同胞很少一直以来都是爵士的黑人球员所面临的一大问题,不过一旦当他们熟悉了周围环境并认识了一些人后,他们会很喜欢在这打球。

“我从来没遇到过什么问题,这里的人们对我一直很好。”前爵士队大前瑟尔-贝利说道,他是个非裔美籍球员,后来皈依摩门教。

“这里有很多很棒的人,他们会尽力帮助你。”爵士大前费沃斯表示,“所有人都会和你说话,大家都朝你微笑,向你打招呼。我在这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这里是个很棒的地方。”

《Undefeated》杂志最近在当地调查了黑人球员为爵士打球的感受,并从其文化、娱乐等诸多方面对盐湖城——全联盟最特别的城市之一,进行了简要概述。

作为一名黑人NBA球员,在犹他州的盐湖城打球是种怎样的体验呢?

老兄,欢迎来到盐湖城......

自从1980年爵士队从新奥尔良搬到盐湖城,这支球队在历史上就从没吸引大牌自由球员的美名:名人堂球员约翰-斯托克顿和卡尔-马龙、2017年全明星球员戈登-海沃德、出色的防守型中锋鲁迪-戈贝尔以及一些前爵士球星——比如贝利、米尔萨普、德隆-威廉姆斯、布莱恩-拉塞尔还有马克-伊顿,这些球员都是爵士通过选秀得到的,而首发控卫乔治-希尔和替补前锋伯瑞斯-迪奥则是通过交易得到的。

对于那些初来乍到的黑人球员来说,他们最开始抱有一些忧虑。

“我原来居住的社区里主要都是黑人。”格里菲斯说道——他出生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也曾是路易斯维尔大学的球星,“我习惯了黑人妇女,所以盐湖城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很不同。”

“盐湖城的景色真的很漂亮,虽然经常下雪,不过它是个很美丽的城市。”

对于费沃斯和米尔萨普来说,他们最初的紧张来自于对犹他州的陌生。

“我一开始是在纽约那里,所以对我来说身边的文化氛围有很大的改变。”费沃斯说道——他是亚特兰大人,于2011年二月被新泽西篮网队交易到爵士,“被交易到犹他州意味着身边文化氛围的巨大改变,很多亚特兰大人都听说过犹他,不过他们对这里一无所知。城市文化有很大不同,总的来说对我是个很大的变化......”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犹他州?我啥都不了解。那里有啥?能在那里做啥?我不了解当地的文化和居民,我对犹他州一无所知。”

“在我去盐湖城之前,我完全不了解那里。”米尔萨普说道——他是爵士在2006年选中的二轮秀,目前效力于亚特兰大老鹰,“我甚至不知道它在地图上的位置。我记得自己走到大街上,人们向我打招呼,那是个美妙的时刻。”

布莱恩-拉塞尔和前爵士中锋杰伦-科林斯并没有因为被爵士选中而抱怨。因为自己的合同没有着落,所以他们更担心自己能不能在NBA打上球而不太在意效力的城市。

“我第一次来犹他是跟着母校加州大学长滩校区来和犹他大学打比赛。”拉塞尔说道——他是1993年总第45顺位作为二轮秀被爵士选中,“我当时感觉就是:‘伙计,我希望自己再也别去那儿了,那里啥都干不了。’然后我就听到:‘爵士用43号签选中布莱恩-拉塞尔’,我当时高兴坏了,立刻‘真香’:‘我太高兴能来犹他打球了。’”

译注:这里43顺位应该是拉塞尔口误。

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科林斯在2001年被爵士用总第52顺位签选中,他说:“我没有考虑种族的事,我当时很兴奋自己有机会在NBA打球并实现自己的梦想,我有机会和卡尔-马龙、约翰-斯托克顿一起在杰里-斯隆教练手下打球,我做好了准备并且极度兴奋。”

“我的经历有一点特殊,毕竟我是二轮秀,我必须听从球队安排,我的全部追求就是能打上球。”

多米尼克-威尔金斯在1982年被当时资金短缺的爵士队在总第二顺位选中,不过他不想来盐湖城,爵士用这位后来的名人堂球员换来了约翰-德鲁、弗里曼-威廉姆斯和一百万现金,而威尔金斯后来也成为了老鹰队史得分王和队史第一人。而在1997年,达拉斯独行侠的后卫德里克-哈珀也拒绝被交易到爵士,而爵士那年打进了总决赛。

译注:威尔金斯实际上是被爵士在第三顺位选中。

“当时犹他想交易我,不过这会让我搬去犹他。”他告诉ESPN,“无意冒犯犹他州和爵士队,但是我真的不想住那。”

犹他爵士也曾签下过一些受人尊敬的球星——比如里基-格林、拉加-贝尔、杰夫-威尔金斯、约翰-斯塔克斯、安东尼-卡尔和霍华德-埃斯利,但爵士从没签下过超级巨星,勒布朗-詹姆斯、卡梅隆-安东尼、德维恩-韦德和克里斯-保罗就从未考虑过加盟爵士。爵士队史上最著名的一次引援可以说就是布泽尔了——这位黑人球员在2004年休赛期签约爵士并在2007年被选入NBA全明星。爵士的另外一次惊人的引援便是在去年夏天签下七届全明星球员乔-约翰逊。

“无所事事并没有困扰到我,因为我来自阿肯色大学小石城校区。”约翰逊说道,“我在那里也是无事可做,不过我是个慢节奏的人,我对此没什么意见。我在全国很多很棒的地方都住过,我觉得犹他州的无聊不算什么。”

“我当时不太了解帕克城,我不知道那里雪下得那么大,我在纽约经历过一些大雪纷飞的严冬,对我来说,这很有趣,我告诉我的朋友和家人:老实说,你们一定要亲自来这看看,因为这里和我以前去过的地方统统不一样。”

在所有非裔美籍球员中,罗恩-布恩最了解生活在犹他州打职业比赛的感觉。

布恩在1971年1月从ABA的达拉斯丛林队被交易到犹他星光队,这位四届ABA全明星当年随队夺冠并在1975年球队解散时仍在阵中。布恩在1979年到1981年还为爵士队打过球,并担任球队电视直播分析员。内布拉斯加州的印第安人说布恩在爱荷华州和爱达荷州效力过大学球队后就准备去犹他了,他在休赛期也住在那里。

“我们这没有黑人聚集区,如果你是个球员而且在这里生活有问题,那就看看NBA的赛程表。”现年70岁的布恩说道,“在休赛期你还会在城里留几天呢?所以说如果你是一个职业篮球运动员,或者你想成为一个职业球员,你就能在待在犹他的短暂时间中全身心投入运动中。”

如果有黑人球员不适应在“纯白”盐湖城的工作和生活,布恩对此也会很敏感。

“我不喜欢本地人的一点——尤其是白人,就是他们说自己不理解为什么黑人不愿意来这打球,他们可没资格对此说三道四。”布恩说道。

灵魂料理在哪里?

译注:SOUL FOOD 指非裔居民的传统菜式

虽然盐湖城这里可能没有太多的选择,不过如果愿意去找的话,爵士球员们还是能找到卖灵魂料理的地方。

在盐湖城中,最具传奇色彩的灵魂料理店就是老妈家的南方种植园(Mama’s Southern Plantation),爵士的球员们以及客队的球员们都是这里的常客。这家餐厅以前还有好几个分店,不过现在已经关门了。

“我以前经常去南方种植园,就是那个地方。”贝利说道,“当别的NBA球队来这里打球,他们也会来这,这里就像家一样,菜就像是妈妈做的一样,这里的口味最有家的感觉。”

格里菲斯表示他在1980年到1991年为爵士打球的时候经常光顾这家餐厅,而且他对自己的膳食十分较真以至于他经常自己带原材料来。

“这里真的很棒。”格里菲斯说道,“这里太棒了以至于当他们的甘薯用完时,我会跑回厨房问他们:‘你们缺些啥?缺一些蔬菜和甘薯吗’然后我会去杂货店买些蔬菜和甘薯让他们做菜。”

“我们在训练完后都会去那里吃早饭,那儿的菜里有妈妈的味道。”

和南方种植园一样,有很多制作灵魂料理的餐厅相继开业,不过因为缺少客人和资金开了又关。位于市中心的索科餐厅的共有者安德鲁-达森布罗克甚至要向一个白人顾客解释菜单上的价格——因为菜单上的大多数菜他都没听说过,还有一次有顾客在第一次吃完鲶鱼后打电话给盐湖城卫生部门投诉,因为他们认为鱼的味道不对。

“什么事我们都要解释一番。”达森布罗克说道,“人们问我:‘安静的小狗是什么菜?’‘跳跃约翰是什么?’‘粗玉米粉又是什么?’一半的客人都会问我这种问题,我们将把菜单改成双面式,这样看起来稍微简单点......”

译注:“安静的小狗”(hush puppies)是炸玉米面包球,“跳跃约翰”(hopping john)是火腿燉豌豆大米饭,“粗玉米粉”(grits)是玉米糊。

“当人们要点鲶鱼的时候,我们要问他们以前吃过没,因为他们会吃一口就把菜退回来说鱼变质了。实际上鱼没有变质,鲶鱼的味道就是这么独特,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觉得鲶鱼的味道和比目鱼、鳟鱼这种一样,他们从来没吃过鲶鱼,然后吃一口就告诉我们食物变质了。”

达森布罗克说有一家信摩门教的顾客到餐厅吃饭来庆祝马丁路德金纪念日,虽然他们点的都是白人常吃的食物。

“有一户四口人的白人家庭在网上查找盐湖城最好吃的炸鸡后来到这里,他们点了四份炸鸡餐来纪念马丁路德金。”芬兰人达森布罗克如此说道。

索科餐厅在2016年7月开业,距离爵士主场Vivint智能家居球馆只有小于5分钟的车程。

“有球员会来吃饭,不过我们会努力不盯着他们看,给他们营造舒适的氛围。我们就像对待别的顾客一样对待他们。”达森布罗克说道,“这是我的个人想法,我们想让他们坐在那里就餐时不受打扰。

最近,这家餐厅因为“复杂的商业原因”关门了。达森布罗克表示他现在主要精力是在市中心开一家名为基托斯的啤酒厂,这家酿酒厂可能最终会有一些南方顾客。

“这座城市缺少黑人文化,真的是这样。因为这里‘白’得不能再‘白’了,我家就是来自芬兰。”达森布罗克说道,“你随便丢块石头砸中的都是白人。倒不是说这有多不好,只是不同的声音会促进社会的进步。”

在约翰逊出生的地方,南方菜(黑人传统菜)和烧烤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不过对这个球龄16年的老将来说,牛尾、山药和热水玉米面包并不是在盐湖城生活的必需品。

“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不能再吃南方菜了,因为你得保持体型。”约翰逊说道,“除了我妈妈来城里看我,其他的时候我不会吃南方菜。”

“如果想吃灵魂料理,那你可能要打电话叫妈妈来烧给你吃了。”费沃斯说道。

希尔喜欢在打球时聘请一个私人厨师,不过他刚来犹他的时候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

“我大概已经找了有四个厨师。”希尔说道,“但是你找不到熟悉的那种感觉。我喜欢重口味的食物,不过这里的厨师不这么做菜,他们盐和调料放的很少,这里的饮食文化和我来的地方大相径庭。”

黑人的教堂

信不信由你,早在1890年代盐湖城就有了一个黑人浸礼教会。

在1898年6月,一座白色教堂后方有个被称为“第一浸礼会教堂”的建筑,它配有一个全职牧师,用作黑人浸礼会教徒礼拜的场所。根据《盐湖城先锋报》报道,加略山浸礼会教堂搬到了市中心的一处旧式建筑并被描述为“小巷里的七彩礼拜屋”。在1921年,在牧师乔治-哈特的领导下犹他州组建了加略山浸礼会教堂,法朗士.A.戴维斯在1974年成为了该教会的一名牧师,并担任教堂主持至今。该教堂在2011年举行了一个新教堂的落成仪式来庆祝其成立109周年。

戴维斯表示,这座教堂对爵士队的黑人球员和其他非洲裔居民而言,是他们联系彼此的最佳之地。

“他们要相互介绍自己,黑人们没有固定的聚居点,所以教堂就是他们聚在一起的地方,一旦他们发现了这里,我想他们会觉得这里是个好地方的。”戴维斯说道。

戴维斯是本地有名的黑人社区活动家,他以前也是ABA达拉斯星光队和爵士队的球队牧师。他说很多爵士队的老球员和现役球员以及他们的家人都是加略山浸礼教会的成员,不过这并不是黑人们的唯一信仰。

“我加入了略山浸礼教会,这和我从小到大待在内布拉斯加州的那个教会很像。”布恩说道,“我们有一些白人成员,不过大多数都是黑人,现在没有球员去那里了。亚历克-伯克斯的父母在城里的时候会来我们教堂。保罗-米尔萨普还在爵士的时候,他们一家也是这个教会的成员。现在他们一家人还在(给教会成员)发放奖学金。”

“我们在这座很棒的教堂里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可不是天花板有洞的破旧教堂,而是一座在10到15年前修建的崭新教堂。”

从2006年到2013年为爵士效力的米尔萨普表示加略山浸礼教会对他的家庭有很大的意义。

“那里是一个我们每周三和每周日都可以去放空自己的地方。”米尔萨普说道,“这就像个更大的家庭一样,教会里的人们对待我们就如同对待家人一般并且欢迎我们的到来,他们都是很棒的人,我们至今还保持联系。”

黑人摩门教徒

贝利在马里兰州的布莱登堡长大,他在浸礼会教堂里度过了很多时光。这位前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球星在1983年被爵士队以总第七顺位选中后来到了盐湖城。虽然生活在没有黑人的盐湖城对贝利而言是个“文化冲击”,但他很快就在城里和一些白人摩门教徒交上了朋友。

“我会开车去做训练,有时我会看到黑人。”贝利说道,“我在红绿灯那里停下,如果看到黑人,我会朝他们挥手,然后第二天我就会在同样的路线上遇到他们。我并不是真的认识他们,而是因为黑人太少所以比较好分辨。”

“我从来没遇到过任何问题,这里的人们对我很好。这里没有公开的偏见,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人们看待一个名人时不会在意肤色,不过我认为,在盐湖城,无论你是否有名人们都不会在意你的肤色,也许这就是摩门教的文化。”

贝利开始学习摩门教的教义。

“摩门教并不是被强塞给我的,我并没有遇到什么传教士。是我主动向那些教徒打听他们的教堂。”贝利说道,“我告诉他们我的成长经历。那么摩门教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呢?‘我们也用圣经,不过还有一本,摩门教自己的书。’我有很多问题,比如有种叫祭司的神职,某种程度上来说,黑人不能担任这个神职,我对此很好奇......所以说我是在整个文化氛围中被带进了摩门教。”

密尔沃基雄鹿队的前锋贾巴里-帕克也是摩门教徒,他称自己在一个有多元文化的摩门教会里长大。

“我从小就在一个很好的教会里。”帕克说道,“教会里的人都很开明,周围都是黑人。如果你在一个好的教会,一个有着多元文化的教会里......这会让你更能理解他人认同他人。”

贝利和他的第一任妻子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在1989年,他开始和盐湖城里的白人摩门女教徒辛迪-索思威克约会。他们适应了文化差异并一起参加了摩门教和浸礼教会的礼拜。因为贝利不是摩门教徒,所以他们不能在一个摩门教堂中举办婚礼,最终在1994年他们于拉斯维加斯结婚。

瑟尔-贝利说,索思威克的家庭因为她嫁给了一个黑人而和她断绝了关系。

“有些事情的发生是因为个人的立场问题——我没有被她的家庭完全接受。”贝利说道,他现在和三个孩子以及妻子在一起,“和黑人结婚超过了她家人的心理底线,所以她被断绝了关系,那是段艰难的时光,真的很艰难,她必须在家庭和我之前做一个选择,而这件事也证明了她对我的感情。”

“我知道她是在一个大家庭里长大,我也知道当你的家人给你发出最后通牒时那种艰难的感受——尤其当你还是一个摩门教徒时。正是这件事让我们变得更亲密了。”

在1995-1996赛季,贝利决定成为一名摩门教徒,当时他正在意大利为坎图俱乐部打球,而他的妻子已经回到了犹他州。他说成为摩门教徒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

“我当时就像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瑟尔-贝利说道,“我知道我的篮球生涯快结束了,我有一段失败的婚姻,还生下了几个孩子。我一直是个敬畏神的人,我做了很多祷告,很多是出于个人原因。我在寻找自己的灵魂,我试着寻找上帝给我留下的指引。”

“我母亲对此并不高兴,我父亲问我:‘儿子,你这么做开心吗?’我回答道:‘是的。’父亲说:‘那么我也为你感到开心’然后他又说:‘等你回家也和我聊聊摩门教的事。’”

黑人理发店

1980年当球队从新奥尔良搬到盐湖城的时候,球队的老球探大卫-弗里德曼从黑人球员那里听到了一个普遍的问题。

“我听到的最急切的问题就是他们想剪个头,只要他们把发型弄好就没啥问题了。”弗里德曼说道。

当你询问任何一个爵士现役球员或者老球员:他们在城里的理发师是谁?他们通常都会笑着告诉你一个名字。

“我的理发师叫约瑟夫。我在Instagram页面上看到了他,他给我发来了很多关于他如何剪发的照片。他让我试试他的手艺,而且首次服务免费。我就去了他的理发店看了看情况,我喜欢他剪头的方式。”希尔说道。

“那里有黑人理发师。”拉塞尔说道,“给我剪头的兄弟叫约翰-洛佩兹,我和我兄弟费雷迪-罗林斯都在他那理发。”

“我们有个叫比利的黑人理发师,他给所有人剪头。”格里菲斯说道。

如今在盐湖城有几家黑人理发店,也许最受欢迎的是在默里郊区附近的砖厂理发师。过去在那里理过发的爵士球队包括马龙、贝利、拉加-贝尔和罗尼-普莱斯。而爵士队现役球员戈贝尔、约翰逊和丹特-埃克萨姆、助理教练约翰尼-布莱恩特以及《盐湖城论坛报》爵士专题写手托尼-琼斯现在也在那理发。砖厂理发师的共有者罗蒙-沃恩说,他经常给客队球员剪头,还曾在湖人巨星科比-布莱恩特的酒店房间里给他剪头。

“当球员们第一次来这的时候,他们会因为看到这么多黑人而感到惊讶。”沃恩说道,“然后他们会对我们的精妙手艺感到惊讶。他们会怀疑在犹他州是否有黑人理发师,实际上我们的理发店已经初具规模了。当新球员、新教练来这里的时候,我们的理发师会给他们一个惊喜。”

“我们和来这剪头的罗尼-普莱斯和拉加-贝尔都是好朋友,马龙也会来这里聊上半天,最终他会为所有人付理发钱,因为他坐在椅子上一直讲话,我们都没法剪他的头发了。理发店就像是他们的社交俱乐部。”

场外的娱乐活动

格里菲斯回忆起当他1980年来到盐湖城时,这里没什么的娱乐活动,也没有放黑人音乐的电台。他在客场之旅的途中只能用自己带的磁带放音乐听,电视上也看不了黑人娱乐电视台(Black Entertainmet Television)。他回忆起当时阿赛尼尔秀出现在盐湖城的电视台上时,自己激动地给母亲打电话的场景。

“你只能去适应这里的环境,我去看了很多场电影。”格里菲斯说道,“电视上什么都没有,有线频道上什么都没有,有时候我会在去看电影时算着:‘这场电影2点开始,4点20结束。’然后我会赶去看下一场,我会连着看两场电影,这就是为啥直到今天我都是个电影狂。我的家人会给我圣诞节的电影优惠券。”

对格里菲斯来说约会也是件难事。名人堂球员伯纳德-金在1979-1980赛季为爵士效力期间,在盐湖城受到了五项性侵重罪指控,根据作家皮特-里士满的说法,金承认了其中一项企图性侵的罪名。格里菲斯是在金受到指控后来到盐湖城,所以作为黑人的他想在“纯白”的盐湖城约会就难上加难了。

“单身汉的生活是很艰难的,兄弟,我是认真的。”格里菲斯说道,“你只能忍着。这和别处的情况很不同,尤其是发生了伯纳德-金事件后,你做什么事——像约会这种或是别的,都要十分谨慎。”

“我原来居住的社区里主要都是黑人。我习惯了黑人妇女,所以这里对我来说很不同。”

拉塞尔觉得盐湖城的社交生活很无聊,而他在成为首发前也不擅长进行社交活动。到了1997年前后,这位效力爵士9年的前锋开始将喜剧表演、音乐会和派对带到盐湖城。

他说自己组织的第一场音乐会的主角是蓝调歌手贾海姆,而那场音乐会也是座无虚席。他还举办过一个喜剧表演,节目里请了包括杰米-福克斯在内的大明星。

“我把黑人文化带到了‘白人之城’,我举办了音乐会。”拉塞尔说道,“我举办了很多活动。我会让很多人说:‘好吧,犹他一点也不赖。’我想,在这里打球的时候就是要能享受到乐趣,要有一个良好的氛围。我们玩的很开心,所有人都期待下一场活动。”

“马龙去看了演唱会和喜剧表演,所有球员都会来看我举办的表演,甚至连约翰-斯托克顿都来了,好吧,我骗你的,他没来,不过其他黑人兄弟都来了。”

时至今日,在盐湖城已经有了更多的嘻哈娱乐。

嘻哈音乐广播电台U-92将联手灵魂歌手盖拉尼和说唱歌手T.I.举办即将到来的音乐会,也会和史努普-道格、威兹-哈利法、柏树山乐队和弗拉特布什僵尸乐队一同举办一场名为‘库什莫尔山’的说唱音乐节。此外,爱莉安娜-格兰德、强斯勒-乔纳森-班尼特、杨-吉兹、E-40、大人小孩双拍档合唱团和玛丽亚-凯莉都将在盐湖城地区举办演唱会。现在有很多酒吧和餐厅都会放嘻哈音乐,比如在市中心很火的驼鹿酒吧。”

“周末有一些地方可以去玩,有一些地方会放嘻哈音乐,你能在那看到更多的黑人,这取决于你喜欢什么,只要我喜欢那里的音乐和妹子,我就会去那里。”戈贝尔说道。

甜蜜的家

盐湖城就是盐湖城,永远都不会变成亚特兰大或是华盛顿特区,不会像纽约和洛杉矶一样有无数的俱乐部,也不会像新奥尔良、芝加哥或者旧金山一样全是餐厅,由于大雪和寒冬,它也无法变成迈阿密或者休斯顿那样的温暖之地。但这座城市有它自己的优势。

“我告诉我的朋友和家人:实话说,你们一定要亲自来这看看,因为这里和我以前去过的地方统统不一样,来这里打球、领略这里的城市风采是很棒的体验——毕竟爵士队是这里唯一的职业球队。”约翰逊说道。

“这里的球迷很狂热。”希尔说道,“我刚来这几个月的时候,他们就张开双臂,像接待一个认识了十年的老朋友一样欢迎我,这对我来说是一大幸事。”

“在这里打球和生活对我而言都很合适。”迪奥说道,“我喜欢这里的山,总的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地方,帕克城就在那,还有一些漂亮的公园,这令人兴奋。”

“我的朋友们一开始都不太想来这里。”费沃斯说道,他现在和女友以及两个孩子住在一起,“他们一开始的态度就是:‘我可不想来犹他。’一旦他们真的来这里,参观过犹他州后,他们便会问我可不可以每年夏天都来找我玩个两三次。”

“当我在这买房子的时候,我告诉我妈妈我打算一年四季都住在犹他。她说:‘行,你喜欢就好’。我试着住在这并爱上了这里的生活,于是我在这里买下房子定居了。”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