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塔城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塔城

生态养殖 新疆渔业跃龙门

人民网新疆    2019-03-25 13:13:25

渔民在博斯腾湖捕鱼。□本报资料片

3月21日,新疆赛里木湖逐渐融化的浮冰下,高白鲑正在缓缓游动。与此同时,乌鲁木齐时代广场,一家名叫“鲑来”的餐厅生意兴隆,人们在这里细细品尝着来自伊犁河谷尼勒克县的三文鱼。而在尉犁县沙漠深处,由于塔里木河生态输水而形成的罗布湖水域,渔民初宁宁也开始了新一年的养蟹计划。

优质水源

奠定高起点产业基础

阿勒泰地区的河冰正在不断融化,迎接春天的到来。从河流到湖泊,日渐变薄的冰层下,无数鱼儿正在撒欢。冰层消融后,渔网并不会从天而降。每年的4月至7月,阿勒泰地区所有天然水域全面禁渔,这一政策已实施多年。

“它换来的是区域内特有鱼类种质资源和水生生物多样性的有效保护,以及禁渔期结束后渔民收入的稳定上升。”阿勒泰地区渔政管理中心执法科科长艾山江·买买提说。

对水资源的严格保护、有效管理和科学利用,成为新疆渔业高起点发展的重要基础。与国内渔业强省相比,新疆在渔业产业体系发展方面并不能说先进,但在渔业得以存在的基础资源——水资源的水质、水类和水量上,有着相当大的优势。

“整个新疆的自然禀赋都非常好,河流大部分源于高山冰雪融水,甘甜清冽,水质纯净无污染,为鱼类生长提供了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发展无公害渔业及生产有机水产品的理想之地。”自治区水产科学研究所总工程师蔡林钢说,“目前,赛里木湖、乌伦古湖等水域均通过国家有机食品的认证。如今全疆上下对环境保护的重视,为我区水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塔河流域积极有效的治理,让这一地区水资源的分布日趋合理,并涌现着新的资源点。1.2万亩水域面积的罗布湖在近年悄然生成,最深处达7米的湖水澄澈透明,水草丰茂。初宁宁在这片新生湖泊里养殖各种鱼类,甚至还有大闸蟹。“我养蟹时间不长,蟹的产量二三十吨,在尉犁本地就卖完了。”初宁宁说。

我区对水资源的保护也日益严格。2018年,河(湖)长制在全面推行,从自治区到村,各级河(湖)长常态化开展巡河工作,累计巡河巡湖15万人次,实现了河湖巡查全覆盖。

随着河(湖)长制为代表的制度体系不断健全,意味着新疆不断加强优质天然水资源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基础。自然资源由此成为产业资源,原有渔业经营主体必须不断提高环保投入,而新入企业则必须在一开始就面临更高的环境准入门槛。正是在优良水资源和更高环保要求的双重助力下,新疆水产业的基础优势得以建立。

生态内核

推动渔业供给侧改革

乌鲁木齐时代广场写字楼的一间明亮办公室里,新疆天蕴有机农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姚丁香正在为新项目而忙碌。“我们现有基地的渔业生产能力,在技术上可以达到6000吨,但公司决定在原基地维持3000吨的生产水平,不再扩大产量。”姚丁香说,“另辟水域而不在现有基础上扩大生产,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为了保证水域水质的优良。”

短短4年时间,天蕴公司已经取得了11项核心技术,他们以绿色生态养殖方式建设“智慧工厂”。如在养殖绿色产品的环保网箱底部,设置漏斗形状的大型网箱废弃物收集装置,对养殖过程中产生的残留物做到及时收集,变废为宝。另外,通过对库底淤泥的收集,使固体废弃物收集率达到97%以上。

在一系列环保措施的基础上,残存在水体中的少量营养物质通过发展“碳汇渔业”得到充分消减。姚丁香说:“公司每年增殖放流在水库中的2万尾滤食性的鲢鱼、鳙鱼等,能有效消减氮、磷等物质,使养殖生态环境得到平衡。”

在新疆,立足打“生态牌”的企业不止天蕴公司一家。事实上,大到龙头企业,小到个体养殖户,无一不将生态优势视为自身最大的竞争优势。在扩大产能的路径选择上,同天蕴公司一样,大多数从业者不约而同地选择扁平化的扩张战略,给现有生产水域的生态容量以充分空间,而不是将其吃干榨尽。

“现在我们成鱼的年产量是四五百吨,”新疆赛湖渔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工程师侯玉军说,“但目前我们并没有一味扩大产能,因为要充分考虑赛里木湖的环境承载力。”

这并不意味着企业放弃发展。2014年,赛湖渔业和自治区水产科学研究所、大连海洋大学、中国水科院黑龙江水产研究所等科研院所合作,聘请渔业专家到公司参与科研开发,为冷水鱼相关产业提供复合型人才和高新技术支持。

如今,赛湖渔业已形成高白鲑鱼苗繁育、放流捕捞、加工、餐饮等完整产业链,每个环节都在产生收益。“赛湖渔业是全国最早形成白鲑属鱼类规模化生产体系的企业,目前养殖规模、水平和效益都是全国第一。”蔡林钢说,“同时我们已开始向青海、内蒙古、黑龙江等省区输出技术。”

丰富产品

进军多元化消费市场

目前,张海江已开始谋划今年的生意。这位乌伦古湖上的资深“鱼把头”,已经连续八年担任乌伦古湖冬捕文化旅游活动祭湖醒网仪式的主祭人。傍湖而生的福海县依靠渔业资源,做的却是远超出卖鱼范围的“大生意”。

作为国家级示范性渔业文化节庆,乌伦古湖冬捕文化旅游活动已经成为福海县享誉国内的名片,更成为新疆冬季旅游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渔业相伴相生的渔家乐也已经有上千家,旅游年收入上千万元。而在伊犁河谷、塔河流域,在无数水景相伴的地方,渔业和旅游结合造就的综合产品已成为当地发展经济的重要手段。

而在消费能力相对强劲、集散平台作用发挥显著的乌昌地区,渔业市场为全疆从业者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机会。

每年中秋节前夕,王则花就会忙得几乎没时间吃饭。这位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三道坝镇荣祥欣稻蟹养殖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通过有机水稻和螃蟹的综合种养,每年有数十万元的收益。而离她不远的羊毛工镇,人们在王敬辉的池塘边排起了长队,等着购买他的南美白对虾。

离开池塘,王敬辉的对虾更多的是在乌鲁木齐市北园春海鲜市场销售。与以往吃水产靠“调运”不同,目前,新疆水产养殖已形成以草鱼、鲢鱼、鳙鱼、鲤鱼、鲫鱼等大宗鱼类为主,名优特品种为辅的结构层次,名优特品种多达20种。“目前市场上销售的活虾、活蟹,半数以上是新疆本地产的。”北园春海鲜市场经理宋立军说。

与此同时,新疆越来越多的优质农产品采用直运的方式赴内地。借助现代冷链物流体系,那些以高端市场为目标的水产品走得更快更远。“乌市的直营体验店‘鲑来’经过试营业,让我们坚定了对本地消费市场的信心。”姚丁香说,“公司的三文鱼,出水24小时内就可以运达上海,那是我们目前主要的终端市场。”

为保证新疆水产品的时效和安全,南航货运开辟了“绿色通道”,新疆各地水产品从每天凌晨6时就开始登机,当天全部空运出疆。“通过专机运输,再加上冷链物流体系,水产品直运取得了很大进展,”顺丰速运(集团)公共事务部驻新疆办事处总经理李守国说,“以阿勒泰冷水鱼为例,能够保证12小时以内运达部分省会城市。”

不仅如此,立足于品质,借助于现代物流体系的新疆水产品正在走出国门。2016年,赛湖渔业繁育基地所在的温泉县,被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批准为我国首个国家级出口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该县高白鲑、凹目白鲑、齐尔白鲑三种冷水鱼产品被批准为安全示范区出口品种。

而在天山南麓,产自博斯腾湖的池沼公鱼已经出口到日本、韩国。博斯腾湖渔站站长张立介绍,博斯腾湖池沼公鱼进入日本市场后被定为特A产品,占到日本池沼公鱼市场的七成份额。如投石入水,新疆水产品正如涟漪般由近及远,向全球市场扩散。

守得住底线才能占得住高点

新疆拥有数千平方公里的河湖天然水域,近些年,以冷水鱼为代表的渔业利用水资源的质量优势,正在进行渔业发展的“弯道超车”。

面对如此优良的天然水域资源,如何有效稳妥地开发利用绿水青山?如何辩证对待“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二者的关系?在实际操作中,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新疆渔业发展的主要路径,为践行“两山理论”作出了独特阐释。无论政府还是企业,保护环境成为底线,而正是这种底线思维,不仅保存了优质的水环境,更成为新疆渔业追求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

政府在面对水域环境治理时态度坚决,不模棱两可,以塔河为代表的流域治理成为中国生态环境治理的优秀范例。可以捕捞时适度作业,禁渔期间杜绝捕捞作业,以阿勒泰地区为代表的各地政府明确传达了对水域环境治理的原则。

另一方面,渔业开发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将保持优良水环境作为自身存续发展的基础原则。不可否认的是,国家对环境保护的积极政策引导和严格制度保障必然会规范企业的行为,但同时生态文明理念的深入人心,也使保护环境成为越来越多企业的自觉行为。

坐拥中国最优质高山冷水鱼场资源的赛湖渔业,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为了保持水环境的生态容量,放弃了扩大优势产品产能这一最简单也是最经济的途径。通过自主创新,不断完善产业链,追求高质量的发展。

乍一看,企业这么做费钱费力,但这正是目光长远的体现。正是对企业赖以生存的基础性水资源的坚定捍卫,倒逼企业不断自我革新。最终在守好环境“家底”的同时,于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建立了新的利润增长点,不仅开创了新的产品领域,更大幅降低了单一产品带来的市场风险,从而进一步确立了自己在市场中的竞争优势。

实践证明,守得住底线才能占得住高点。无论是政府对新疆天然水域的有效管理,还是赛湖渔业和天蕴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都意味着底线思维对原则性立场的坚决捍卫。(刘东莱)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