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沧州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沧州 城市名片

背靠戈壁面朝天,这群驻守在可可西里的年轻人图啥?

中国新闻网    2019-05-03 09:08:00

作者:潘玉洁

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坐落于可可西里东缘昆仑山脚下,海拔4500米,以保护藏羚羊牺牲的改革先锋、“环保卫士”杰桑 索南达杰命名,是中国民间第一个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站。

索南达杰保护站张坤 摄

常年驻守在此的,并非饱经历练的“老将”,而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平均年龄不到30岁,最小的才刚过19,大部分驻站时间还不到3年。

索南达杰保护站航拍张坤 摄

站上生活单调,巡山工作艰苦,他们无从躲避,在可可西里呼啸凌冽的风中,将涌动的青春热血,洒在斑秃的草皮地上。

广袤荒凉的可可西里,青藏公路贯穿其间 张坤 摄

长得“有点着急”的90后

我们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时,正好是午饭时间。今天是喝菜粥,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和驻站队员们围坐一圈,边吃边聊:“昨晚做的剩下了,今天再热着吃一顿”,桌上摆着花花绿绿的方便面、巧克力、饼干,“这些都是昨天上来的企业带来的‘友情赞助’”。

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图片由龙周才加提供

每年5月始,来往的车辆和游客逐渐增多,有些想开越野车往可可西里腹地跑的,队员们都会劝:“里面危险得很,而且车轮轧过,草地上两道辙子,恢复不过来。”龙周才加介绍。

龙周才加向游客们介绍可可西里图片由龙周才加提供

龙周才加和救助的小羊图片由龙周才加提供

几乎同时,藏羚羊开始迁徙、产仔,大量活跃在青藏公路附近,站上的救护中心会陆续救助一些跟母羊失散的小羊,在400亩网围栏内人工抚养两年,“野化”成功后,放归自然。

龙周才加和救助的小羊李海麒 摄

李海麒 摄

做饭食材都是从两百多公里开外的格尔木市运上来,每隔半月一次。刚开始还有小油菜,后来只剩土豆、白菜这种不容易坏的。

19岁的邓海平是队员们推选出的“大厨”,但他觉得并不是自己做得好吃,而是大家“太好养活”:“炉子上炒菜,掌握不好火候,能做熟都不错了,他们都不讲究。”

出发去打水张坤 摄

每隔十天,队员们开着皮卡车,拉上两个100、150升的大桶,到35公里以外的不冻泉镇上打饮用水,洗菜的水一定要接着洗手洗锅。

他们个个脸上都黑黢黢的,“在站上能不洗脸就不洗,所以老得快啊,看着不像九零后吧?”驻站第3年的罗松文保对我们打趣。

队员们在巡护图片由龙周才加提供

40多集“熊大熊二”,看了一百遍

目前,站上14名队员的平均年龄30岁左右,“年龄大的不敢待,高(原)反(应)、头疼、睡不好。”龙周才加说。

向游客介绍可可西里动植物,是龙周才加的工作日常张坤 摄

94年出生的薛亚茜皮肤白皙,说起话来温声细语,两年前刚来可可西里时,她“差点崩溃”:“头疼得睡不着、半夜上厕所必须裹得严严实实去外面的旱厕、受不了一个月不洗澡…当时想,好好一个女孩子巡什么山?跟朋友们比,自己的工作根本不正常。”

薛亚茜(左一)跟着队员们出来巡护张坤 摄

慢慢地,她生炉子、做饭都学会了,还适应了晚上不起夜。她曾在站上接待过一名旅客,因车祸失去一条腿,装着假肢从河北石家庄骑自行车到拉萨,“他就是想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只有来这里,才能亲眼见证这份了不起的精神,现在她也不再羡慕城市里上班的同龄人。

保护站玻璃上,贴满来自各地游客留下的标记张坤 摄

最难熬的是过年。春节在站上值班,“朋友圈里热闹地晒年夜饭,这儿看不见半个人、半辆车,”忆起那时孤独,邓海平不由地话多起来,“看不上春晚,我俩把一套40多集的熊大熊二VCD,看了快一百遍”。

站上的大多数日子,很单调图片由龙周才加提供

喝水要去站子后面的山沟里砸冰,一出门,寒风就把裤子吹得硬邦邦,“敲都敲得响”,铁锤砸在冻厚实的冰面上,震得手生疼,邓海平回到家后的第一件事是洗了个澡,“身上一下轻了十几斤,” 一个多月连洗脸水都没有,“真逼疯我俩了,一辈子忘不掉。”

好像…变稳重了一些

“每次巡山,就像一次历险,”龙周才加说:“晚上睡觉,帐篷跟前都能听到熊和狼在旁边走。”车在夏天容易陷进沼泽,冬天轱辘卡在冰里,手一伸进去,连骨头都在疼。“但是兄弟们都抢着干,只有吃好东西时,才互相推。”

车陷入泥沼图片由龙周才加提供

“巡山伙食的最高标准是高压锅煮挂面,”邓海平憨笑着往下接,“放两个红烧肉罐头,撒点盐巴,现在想想都口水流”,某个冬天的晚上,天黑得看不清雪是白的还是黄的,“也不管了,就那么挖回来,雪水煮面片,吃到嘴里有沙子,还是觉得香。”

2016年,邓海平外出巡护时,被公路上开来的半挂卡车撞飞,紧接着又与一辆越野车相撞,手直接插进车引擎盖儿,“我亲眼看着大夫把肉全都剪了。”他向我们伸手,右手的无名指只剩薄薄一层皮,他咧嘴嘿嘿笑两声:“我命大、皮实,就是住着院心里特别急,害怕母亲担心,一下床,就硬(使劲)忍着疼回家看她。”

邓海平(左三)和队员们在巡护张坤 摄

1989年出生的龙周才加是队员中年纪较大的,从前他喜欢把自己巡山的照片放在qq空间,家人看见几次,很担心,他现在也不再发。

龙周才加和小藏羚羊李海麒 摄

一待13年,他已经喜欢上、离不开这个地方:“十年前,游客们还经常问藏羚羊、野牦牛长什么样子,现在好了,随手都能拍到,每次看到公路边上自在奔跑的藏羚羊,心里特别舒服。”

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群李海麒 摄

当被我们问到:在这里工作以后,感觉跟从前的自己有什么不一样?队员们互相看看,“好像一下子真说不来,”都腼腆地笑了,“可能就是稳重了一些吧,”龙周才加想了一会儿,打破沉默:“小时候光调皮,现在必须要照顾自己、照顾兄弟。”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