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银川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银川 城市名片

保洁员张芳的逐梦之路

中工网    2019-03-22 14:31:52

在新家做晚饭,让张芳觉得在城里的打工生活有了幸福的味道。

拖擦地面,是张芳当班时要反复进行的一项工作。

爱岗敬业的张芳,工作获得认可。2018年,她被授予“最美金凤人”荣誉称号。

去城市打拼,在城市安家,是每一个打工者的梦想。

年过半百的张芳也不例外。

这个出生在固原市原州区一户普通农民家庭的女人,在银川做了多年的商场保洁员,每天早起晚睡,为了心中的城市梦奔波着。

张芳爱美,平日里,脸上画着淡妆,长发用发扣固定成圆型发髻,金耳钉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

“张姐比城里人还精神。”面对周围人的赞美,张芳低头、抿嘴一笑,习惯性地揉搓着发麻、发胀的双手。

这双手种过地、端过盘子……如今,大部分时间,这双手不是与10多种清洁剂打交道,就是忙碌于各类保洁活计中。

打拼的一天

2月27日清晨,张芳起床时,窗外一片漆黑。由于当天要上早班,头天她住在员工宿舍。

在赶往工作地点的路上,张芳匆匆忙忙在早点摊上买了一个饼子揣进包里。

7时30分,银川建发大阅城还没有开门营业。此时,张芳和同事们已经换上整洁的工装,佩戴工牌,在4楼的工具间领取工具,进入工作状态。

“蓝色的抹布用来擦地面,咖啡色的抹布擦墙面,仿鹿皮的抹布用来擦镜面……商场卫生状况如何,直接影响购物环境。”在银川建发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环境维护部工作、担任组长的张芳说,保洁员除了负责所在楼层地面清扫、拖擦及巡回保洁,垃圾筒的擦拭与清倒,顾客休息座椅的擦拭,洗手间的清扫保洁工作等之外,还要对所在楼层的自动扶梯及直梯门、框、轿厢进行清洁擦拭……

忙碌中时间过得飞快,上午10时,商场迎来了第一批顾客。

11时,客流量越来越大,张芳拿着清扫工具巡回保洁,一趟下来,至少20分钟。

中午,吃完一份11元的快餐后,张芳返回工作岗位。此时,腿部的肿胀、酸痛袭来。张芳右腿静脉曲张,血管突出皮肤表面,像蚯蚓一样,弯弯曲曲,疙疙瘩瘩,这是长期行走拼体力干活的“时间烙印”。

尽管身体不适,她仍一遍遍反复清扫、拖擦地面。张芳觉得这份工作让她“心里踏实”。

“张姐‘火眼金睛’。我们看来挺干净的地面,她一眼就能发现清扫‘目标’,细小到角落里头发丝。”保洁员冯丽琴一脸敬佩。

“这算啥啊。”张芳说,日复一日地穿梭在工作线路上,她对周围环境熟悉到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哪里可能会有油渍、水迹、污迹,她会多加留意,搭眼一看就能发现。

做保洁工作,有时会受委屈。遇到有人在休闲椅上横躺竖卧,乱扔纸屑、果皮,在吸烟室以外的地方抽烟时,她会给以善意提醒。“大多数人面对劝说,会改正自己的不文明行为,也有人会对我们说粗话。”张芳说,曾被骂哭过。更有甚者一边扔果皮一边吼:“我要不扔垃圾,你就成了摆设。”

“工作中的烦恼,只是偶尔发生。”在张芳看来,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工作是认同的,这也是她最珍视的。

有一次,张芳正在忙碌,有人大声招呼她,声音充满了恐慌。张芳急忙走过去,原来一名幼童突发疾病,孩子的父母是外地人,向她寻求帮助。张芳带着这家人乘坐直梯,快速来到街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并叮嘱司机将车就近开到宁夏人民医院。

前些天,一位老太太将包放在休闲区的坐椅上,转身去了洗手间。出来发现包不见了,老人抱着小孙子心急火燎找张芳寻求帮助。张芳告诉她,已将包交到一楼服务台,并陪着老人前去认领。事后,老太太跟张芳道谢,“大阅城员工素质就是高。”这句话张芳一直忘不了。

当天下午3时多,在清运完第5袋垃圾后,张芳下班了。

她自认为当天的工作量不大。“1袋垃圾至少8公斤重。春节期间我们组每天至少要清运10袋垃圾。”

走出银川建发大阅城,张芳乘坐12路公交车到南门,然后再换乘公交车,一身疲倦的她始终处于似睡非睡状态,历时近两个小时才回到位于永宁县望远镇的家。

一进门,收拾屋子,煮饭炒菜,她像只旋转着的陀螺忙个不停。晚上7时多,儿子祈晓强下班回来,窗外街道上的路灯已经亮起。

张芳痴痴地望着窗外,思绪飞向了远方。今年春节期间,她坚守岗位,没时间陪伴家人。对年迈父母的牵挂、对独自在异地工作女儿的不放心,此时此刻又一次涌上心头。

女儿祈晓婷大学毕业后,在吴忠市利通区一家奶制品生产企业工作,月收入3000多元。张芳总担心女儿照顾不好自己。

每天晚上通过手机与女儿视频,是张芳最大的生活乐趣。

生活的重担

来银川打工之前,张芳生活在中宁县石空镇枣二村。

1989年,张芳离开父母嫁到这里。“公公婆婆去世早。结婚时,他家几个亲戚出钱给我们盖了几间土坯房,打了几件家具。”“只要人勤快,生活会过好的。”然而,现实生活却不像张芳想像的那样。

忙了一年,田地里的收入只能维持温饱。

尽管日子过得不宽裕,但张芳追求美好生活的热度不减,每逢春节,积极参加枣二村节目彩排。

“我年轻时是村里的这个。”张芳竖起大拇指比划着。小的时候,张芳的学习成绩优秀,是家中5个弟弟、妹妹的榜样。老师和邻居们总夸奖她。她也暗自规划自己的人生,考上大学,然而未能实现。

时过境迁,张芳的“大学梦”没有终结,她把这个梦寄托在子女身上。

让娃们穿得干干净净,将屋里拾掇得干干净净,是张芳的持家准则。张芳希望娃们长大后出人头地,在城里生活。

“两个娃上小学期间,我每天吃过晚饭哪也不去,就坐在桌子旁,督促兄妹俩写作业。”让张芳伤感的是,自己的努力在儿子身上没见效。

让张芳感到一丝欣慰的是,儿子祈晓强凭借在职高学习的技术,在银川当上汽车维修工。

儿子工作了,张芳却没觉着生活的重担有所减轻。“要给晓强积攒结婚的钱,要供晓婷读书。家底薄,不出去打工咋行?”

2011年,她将农活交给丈夫祁靖华打理,自己去中宁县城一家面馆打工。

初来乍到,张芳负责打扫卫生,工钱每月1900元。不甘于现状的她,利用工作间隙,向厨师学习做面食的手艺。

“有了技能,工资高了,可是人更累了。早上5时多就到餐馆干活。深夜躺在床上,觉得浑身的骨头像是散了架。”

在祁晓强看来,“好强”“能吃苦”,是母亲的特点。

为了挣钱,张芳每月只能回家一两次。

张芳觉得县城里的生活很充实,渐渐有了自主创业的想法。“有人想把一家餐馆低价转让给我,我也想接手。可老祁不同意,认为缺本钱,少经验,弄不好会欠一身债。”

生性保守的祁靖华劝张芳别在外面打工了,回家种枣树,另辟致富路。在县城打工7个月后,张芳返乡务农。“临走时,餐馆老板劝我留下来,还承诺给我加工资。”

对此张芳有些无奈,她在内心一次次安慰自己:“挣钱重要,但家庭和顺更重要。”

重返枣二村,一切又回归到以前的状态。

还是想回农村

2013年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张芳的命运。

那一年女儿考上大学,学费几千元。“我跟亲戚借了个遍,学费也没凑够。”尽管学费的事情后来通过助学贷款解决了,但是张芳仍觉得对娃很愧疚。

张芳决定再次外出打工,地点选在儿子所在的城市——银川。她先是在银川市兴庆区新华街一家商场当保洁员,随后又到银川建发大阅城当保洁员。尽管远离家乡,生活像是被重新洗了一次牌,但张芳深信打工会带来好生活。

提起房子,张芳打开了话匣子。刚来银川时,租房住。

“有哪个姑娘愿意嫁给一个没房子的小伙子。”“房价高,儿子买房,我必须支持一下。”

2014年,张芳在永宁县望远镇买了一套商品房,80多平方米。交完首付后,每个月还贷2700多元。

“终于在城市安家了。”两室一厅的住房,燃气淋浴器、布艺沙发……张芳把房间布置得舒适温馨。

去年,祁靖华将农村的田地流转出去,来银川与张芳团聚。“老祁在永宁县打零工,一年能收入2万多元。”

眼下,还剩下几万元的住房贷款没还。为此,张芳一家节衣缩食。虽然在银川建发大阅城工作,但是张芳没在这里买过东西。

在张芳记忆中,唯一的一次“奢侈”生活,是和一同工作的10多个姐妹到一家KTV唱歌。那晚,张芳凭借一首《西海情歌》,赢得一片掌声。

刚来银川,张芳也想过学一门技术,说不定就能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可这个念头很快被她打消了,她不敢去冒这个险。

张芳觉得,自己万一花钱学了新技能,反而找不到像保洁员这样收入稳定的工作,会在“帮助儿子在城里站稳脚跟”这件事上使不上劲,耽误孩子一生的幸福。

随着年纪的增长,张芳非常清楚,再换工作几乎不可能。

前段时间,年过七旬的母亲打电话时叮嘱张芳找个轻快一点的活儿干,或者干脆在家养老。张芳拒绝了。她做家长的“使命”还没完成。

张芳说,城里生活成本高。她虽然喜欢银川这座城市,却从不敢将它视作归宿。等儿女都成家了,就和丈夫回农村。(本报记者 高 菲 文/图)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