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雅安论坛 公众论坛 帮帮团 博客 今日雅安 城市名片

码头约架14岁少年杀死23岁男子 不久前才持刀伤人

中国经济网    2019-03-25 10:19:33

场镇背后的码头上,10余人聚众斗殴,一方多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一方多是20多岁的成年人,但结果让人大跌眼镜,23岁小伙被杀伤致死,嫌疑人是14岁的少年……更为戏剧性的是,案发后另一名14岁少年,出于“义气”试图为同伴顶包。

3月20日下午,这起发生在四川雅安雨城区的案件,经警方通报后引发广泛关注。3月22日,封面新闻记者重返现场发现,尽管喧嚣一时的草坝镇简坝码头已归于平静,但案件给小镇居民带来的冲击并未消散。大家想知道,约架的背后,主要当事人是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家庭,过着怎样的人生?

【案件】

10余人码头约架23岁小伙被杀身亡

从雅安城区出发,沿国道351线一路向东南,约10公里便是雨城区草坝镇。在雅安,这是一个大镇,总人口达2.3万人,水禽产业颇有名气,这与背靠西南面的青衣江有关。简坝码头就建在青衣江边,背靠着草坝场镇,江对岸是简坝村。

雅安市雨城区草坝镇简坝码头

48岁的船员邓桂兵,已经在码头上开了20多年船。如今,码头仍发挥着作用,逢场每天能开10多甚至20多班,载100多甚至200多人过江,不逢场每天也能载几十人。两点一线的工作,如同眼前平缓的青衣江,20多年都没有掀起什么风浪。

直到今年3月20日,邓桂兵印象中的平静被打破了。当天下午5时许,这个周围开满油菜花的小码头上,发生了一起10余人参与的聚众斗殴案。不巧的是,平时几乎风雨无阻的邓桂兵,因被区海事部门通知去开会,事发的时候并不在码头上。

  而因为隔着长长的江堤,江边住户又都相隔较远,当天斗殴的过程,目睹的人寥寥。“如果知道是打架,先就报警了。”距离码头较近的一户居民说,当时只知道码头上有帮年轻人,喧闹声翻过江堤传来,还以为是在打闹嬉戏,直到后来警车来,才听说是杀了人。

  当天晚上10时30分,更确切的消息来了,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官微“@雨城警方”发布《警情通报》。通报显示,23岁的当地小伙余某被杀伤,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犯罪嫌疑人是14岁的少年胡某。胡系宜宾市高县人,现暂住草坝镇,辍学在家。

  警情通报

  14岁少年行凶 另一名14岁少年顶包

  这条通报在网络上迅速扩散,也成了草坝场镇居民谈论的热点。但是,还没等大家从震惊中恢复过来,3月21日凌晨2时26分,“@雨城警方”又发了《警情续报》。与前一次通报相比,最大的区别是犯罪嫌疑人变了,由胡某变成了同为14岁的当地少年杨某。

  警情续报

  发生变化的原因是胡某“顶包”被警方识破。该续报说,经进一步走访调查和讯问嫌疑人,查明在当日的聚众斗殴中,杨某持刀将余某杀伤致死,然后与一同参与斗殴的同伴胡某逃离现场。逃离过程中,杨某喊胡为其顶包,胡出于“义气”同意了。

  案发当天,警方便将涉案人员全部抓获归案。在最初的讯问中,胡某向民警供述是自己持刀伤人,而杨某拒不供述自己持刀伤人的事实。所以首次通报中,警方列出的犯罪嫌疑人是胡某。但最终,事件真相逐渐浮出,在民警的宣传教育下,两人均如实供述了参与斗殴的经过。

  警方的两次通报,成为草坝场镇居民们议论的核心。但也有关于核心之外的讨论,比如他们为什么约架、双方各有多少人,比如23岁为什么没打赢14岁?

  目前,流传最多的说法是,约架的死者余某一方是成年人、嫌疑人杨某一方是未成年人,余某一方有个人的弟弟,也可能是堂弟或表弟,被杨某一方的人欺负了,双方便相约在简坝码头解决。而在解决过程中,双方发生了斗殴,并最终酿成悲剧。

  至于双方参与人数、身份,以及具体过程,仍待警方通报。

  【死者】

  A面:6岁就能做家务 生前刚开了洗车店

  死者余某

  这些细节,就连死者余某的父母也不清楚。事实上,从20日下午5时33分开始,夫妻俩的头都是懵的。当时,余母正在场镇外围的山上帮人采茶,突然接到儿子手机打来的电话,“他朋友小杨打来的,说他被人砍伤了,喊马上去医院。问他伤得凶不凶,他说到医院再说。”

  余母忙通知了丈夫,两人一前一后在下午6点多赶到了医院。“医生正在抢救,护士进进出出,感觉很严重。”余父的担忧成了事实,果然没过多久,医生就出来了,说抢救不见效,一致都没有呼吸,“我就求他,说娃娃才23岁,还年轻,再试试,看有没有奇迹。”

  余某生前的卧室

  奇迹最终没有发生。当晚8点多,余某被宣告死亡。21日上午,警方对余某进行了尸检。余某的父母虽然到场,但因为过度悲伤,有些环节只好由亲友代劳,“他们给我说,后背到前胸都戳穿了,伤口有6.2厘米长,把肺都给刺穿了。”

  回到草坝镇水津村1组的家中,夫妻俩一边给儿子烧纸,一边哭。“这么好个娃娃,女朋友都没耍,咋个就没了?”据夫妻俩介绍,余某为家中长子,还有个11岁的弟弟。在两人的记忆中,余某从小就很听话,6岁多就能帮忙做饭,8岁多就能帮忙洗衣服。

  3月22日,余某父母边给儿子烧纸边哭

  3月22日,提起儿子,余母悲痛不已

  一边说着话,余父一边点开了儿子的微信朋友圈。近期的几张自拍照中,余某留着寸头,脸型很瘦,但很精神。也有几张照片,叼着烟的样子看起很酷,与他用作微信封面的背景照片——《古惑仔》中陈小春扮演的“山鸡”气质相似。

  朋友圈中,还有一些汽车美容的广告,以及余某正在洗车的视频。“和朋友小杨合开的汽车美容店,开了一个月都还不到。”余父看着儿子的视频,一遍又一遍。

  余某生前开的汽车美容店

  B面:初三就辍学 曾被强制戒毒一年多

  这家汽车美容店位于草坝场镇新林巷。如今,随着余某死亡、小杨涉案被抓,3间铺面大门紧闭。“就他们两个人,没有雇人。”店铺周围的多位居民连叹“可惜”,“之前洗车的生意还多好的,从早上8点要洗到晚上7点。”他们对余某印象不错,人长得挺精神,做事情认真,对人也很热情,认识的人都会主动打招呼、发香烟。

  但也有人,觉得这个店开得有些不地道。因为开店之前,两人都在附近另外一家汽车美容店打工。“从学徒做起,一步步学了技术,然后就另起炉灶,和原来的东家成了竞争关系。”知情者透露说,2018年6月左右,余某进店当学徒时,刚被强制戒毒1年多出来,店里算是在落难时收留了他。

  对于余某这段经历,该汽车美容店负责人魏先生予以了证实。“他走的时候没给我说,后来见面也不招呼我,朋友圈也把我屏蔽了,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魏先生说,其实他觉得没什么,这种选择也很正常。余某出事后,他翻箱倒柜找保险单,是当初在店里打工时,他给余某买的意外险,“还没过期,但保险公司说这种情况不赔付。”

  “误入歧途啊!”对于儿子这段经历,余某父母十分惋惜。两人承认,余某虽然从小很听话,但是成绩一直不太好,初一就怎么想上学了,虽然父母劝他又上了两年,但仍然在初三时辍了学。辍学后,余某跟着父母做了几年衣服,又学了一年理发。

  夫妻俩并不知道儿子时何时染上毒瘾的。“派出所民警通知我,说他在‘吹壶壶’(注:吸食冰毒)。我都不相信,还和民警理论。”余父说,后来证据坐实,儿子被送往眉山强制戒毒,“在里面表现很好,1年多就提前出来了,出来后给我们说,他要浪子回头,重新做人。”

  【凶手】

  A面:长期和奶奶生活 身材高大阳光帅气

  余某的朋友圈里,有一条被父母视为“重新做人”的宣言。2018年11月25日,当时还在魏先生的汽车美容店里上班的余某,在朋友圈里写道:“吃别人所不能吃的苦,争取以后做个富一代,以后路还长,慢慢来。”

  余某死后,亲友们来家中探望

  余父的目光,长时间停留在“富一代”3个字上。“他小的时候,我们家很穷,连基本的陪伴都做不到。”余父说,为了挣钱养家,夫妻俩早出晚归,每年还有半年要去重庆,在那边开裁缝店做衣服。儿子在辍学之前,这半年几乎都跟奶奶生活,其他亲戚也会帮忙照看。

  这样的隔代教育,在犯罪嫌疑人杨某身上同样存在。3月22日下午5点半,经过中间人牵线,杨某的奶奶万女士和几个亲友,带着水果、牛奶等来到余某家中。“主要是来道歉,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万女士刚开口道歉,就受到余某父母质疑,“出事48小时了,怎么现在才来,他的父母怎么不来?”

  3月22日,杨某的奶奶万女士来到余某家中致歉

  万女士连忙解释说,本来该杨某的父母上门来,但是因为警方在讯问杨某,需要其父亲在场,至于杨某的母亲没有来,是因为和杨父离婚都10年了,而孩子是判给杨父抚养的。“而且,他爸爸都没有我了解他。”万女士说,杨某父亲再婚后,又生了一个儿子,杨某主要是她带大的。

  道完歉离开余家后,万女士翻出手机里孙子的照片。半年前拍的,外形阳光帅气,发型十分时尚,侧面剃了“三道杠”。其中一张祖孙俩的合影,杨某坐在凳子上都比万女士高,“有1米7几,差不多1米75,在同龄人中身材算高大的”。

  B面:练过柔道爱打架 不久前才持刀伤人

  也就是说,14岁、目前上初二的杨某,比23岁的余某还要高一些。据熟悉余某的人描述,余某1米7左右、很瘦,大家都叫他“猴子”。而据万女士介绍,14岁的孙子不仅身材高大,还练过一段时间柔道,而且练出了点名堂,老师曾想推荐他去省队,“但最后没去,他文化成绩差得很”。

  万女士承认,孙子喜欢打架、讲义气,小伙伴们有事都喜欢找他帮忙。不久前,有个小伙伴被人打了,又来找杨某帮忙。双方约了地方解决,同样是在解决过程中,杨某拿了一把刀,捅了对方两刀,把对方给刺伤了,到医院缝了几针,直到对方后来感染了,才被家里大人发现。

  “你要说他调皮呢,也确实是调皮。但是在家里,又还是很温顺。”万女士举例说,孙子每次惹了事,自己打他、骂他,他都从来不还手、不还口,但就是打骂完了没什么效果,这次才又闯了这么大的祸,“我们已经没得法了,只有等法律、等社会去管他。”

  根据3月21日凌晨的《警情续报》,杨某等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侦查中。雨城区公安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暂不便透露案件进展。3月22日,杨某所在学校的负责人亦表示,一切以警方调查结论为准,学校暂时不便对此案发表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雅安市雨城区的中学校长,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雅安市雨城区第二中学校长庹庆明,在不久前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提交了《关于建立健全“青少年司法制度体系”的建议》,针对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开出了自己的“药方”。

查看原文 >